那是一個佔地非常廣高達七層樓已經廢棄五十年的工廠, 真的就像迷宮那樣, 有著很多通道,
大部份梁柱已經傾頹, 地上都是碎石 玻璃 和難以分辨的小零件混雜泥土, 還有竊賊想鋸斷
鋼筋去賣, 導致整片二樓的地板砸到一樓地面的景象, 窗子都只剩鋼架, 空蕩蕩地掛著讓冷
風不斷灌入, 有時還會出現廢棄車或廢棄船, 走在裡頭真是一種十分詭意卻又神奇的感覺,
彷彿隨時都會被巨大的空曠吞噬, 而傾頹隨時都會殘酷地覆蓋我血紅柔軟的心.

很快地天色越來越暗, 我們也漸漸往高層移動, 同行的人紛紛打開手電筒, 這種地方的階梯
當然沒有圍欄或扶手, 還偶爾會遇上傾倒的階梯, 需要一次跨上兩階的間距, 如果看不清楚
路上東倒西歪的木樁鋼架, 隨時都有可能被絆倒, 最可怕的是路上有時會出現大小不一的洞,
可能原本是排氣孔或某種機械設施, 如果踩下去...當然就是掉下去了. 不過還好我們跟的是
一群對這裡很熟的人, 加上同行的人都帶了強力手電筒照路, 所以沿路氣氛依然輕鬆歡樂.

在某個中途停點休息時, 大家開始喝起啤酒, 我怕自己又沒手電筒酒量又差, 等等真的掉下
哪個洞, 還真的不知道會不會摔近異次元, 所以就好奇地走來走去東張西望, 觀察整個環境
和那群很不一樣的人 XD "ㄟ, 你的背包長得和你的人一樣大." 一個一直很安靜, 不曉得是
拉丁裔和義大利裔的人指著我說, 我有點措手不及沒想到他們會和我講話, "對呀, 沒關系,
我很強壯." "所以你也是科學家嗎?" 我吱吱嗚嗚, 覺得這個問題很困難, 感覺這個字太偉大
了, 我無法承受, " 喔, 我是和Steve同一個實驗室的研究生, 做差不多的事情." "所以你也
做老鼠? 所以你也是科學家.?!" 我分不清楚那個人到底是在下定論還是在發問, 求救地看著
旁邊另外兩個係上的研究生, 他們倒是很乾脆地笑著幫我承認"做老鼠的科學家"這樣的身分
歸納. "恩, 所以你也是科學家. 你是我看過最漂亮的科學家." 我尷尬地不知道說甚麼, 吱吱
嗚嗚地道謝想跑開, 旁邊那兩個同學笑著, 彷彿也在幫我一起尷尬似的, "真的, 我說真的."
那個人彷彿怕我們不相信. 然後整個晚上他又陷回原本的沈默, 只有提醒我上廁所不要掉進
某個洞裡, 和在我忙著觀察別人捲菸沒注意背包差點著火時拉了我背包一把, 然後最後堅持
我是最漂亮的科學家的道別. 回想起來感覺好古怪有趣, 倒不是甚麼輕飄飄的爽快, 比較像
是在另一個國度有了另一個身分的神祕, 就像哈利波特那樣, 彷彿那充滿傾倒圍牆和鋼筋的
廢棄走道, 改變了我現實世界中實驗常常失敗的平凡研究生身份, 忽然間, 我有了與眾不同
的能力, 有了神奇的魔法, 能在廢墟中頂天立地.

在轉過一座衣服山後(真的是小山, 我們後來還去爬衣服山), 我們終於來到了有三個黑洞要
小心不要摔下去 當然沒有圍欄的頂樓.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