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樓的空間很大, 而且因為天氣乾冷, 所以沒有潮濕腐爛的氣味,
反而有種冷烈的清晰, 周圍看下去是工廠區其他廢棄樓群, 更遠
些, 就是底特律市區了.

頂樓的中間, 有一堵約半人高的小磚牆, 很快就變成大家放酒的
小霸台, 隨著天色越來越暗, 氣溫也越來越低, 大家開始加上一
層又一層的衣服, 我的背包裡有一件別人救濟我的厚運動衫, 可是
盤算著要真的撐不住才穿, 硬是用很厚的脂肪抵抗寒冷. 此時有人
傳來一小瓶威士季, 玻璃窄瓶上寫著"smooth as silk", 我好奇
地喝了一小口, 一股好暖的熱流穿過喉嚨, "還不錯啦, 但是沒有
到smooth as silk那麼誇張."旁邊的人評論. 我對whisky的了
解自然無法多下評論, 可是這是我所有記憶中, 最最最美好的一口
whisky, 感覺整個肚子都跟著暖了起來. 想起俄國小說中, 那種
在雪中取出烈酒喝一小口取暖的場景, 忽然心有悽悽焉了起來.

此時Steve從某處拉了一小個小烤架出來, 大家酒帶了很多, 真正
可以烤的東西倒是沒有很多, 主辦人steve從背包拉出一盒絞肉,
用手用力一捏就摔到烤盤上, "天哪, 你至少要用蛋汁把肉黏起來吧."
啪的一聲, 又一塊支離破碎的肉被摔到烤盤上, 接著steve又拿出
一塊像是凍了一百年的冷凍牛肉, 加上其他人貢獻的火雞肉片, 小
圓麵包, 和素肉片, 這就是所謂的"晚餐". 我唯一的貢獻, 是當大家
瞪著碎肉思索要不要去找樹枝來翻面的時候, 我從背包拿出台灣帶
來的環保湯匙 筷子 和叉子, 大家都像看到小叮噹從口袋掏出甚麼
法寶似地好奇著 為甚麼有人會隨身帶著餐具, "喔喔 我只是想要環
保一點" 我用像蚊子般的音量嗡嗡說著, 感覺環保在美國這種浪費的
國度, 是有點過度神經質的行為, "是真的筷子耶!"幾個人開始討論
起在美國的中餐聽, 即使十分地高級, 都還是只有免洗筷, 讓他們
覺得用餐的氣氛完全被破壞, 說真的我倒是從來沒有這麼想過. 原
本擔心用筷子這種高難度的餐具翻肉會造成大家使用障礙, 沒想到
他們倒是用得挺得心硬手, 而且說穿了, 也沒有幾片肉可以翻 XD
我吃了一小片巴掌大素肉, 一小片麵包, 一小片半掌大火雞肉, 就
已經覺有點慚愧, 好像吃掉太多存糧了 XD 喔, 是沒有調味料的,
因為沒有人記得帶, 當然也沒有飲料, 只有很多的啤酒. 我開了一罐
海泥根, 覺得很沒味道很淡, 可也就這麼配著食物喝著, 一邊吃一
邊想著過去在生科館頂來的夜烤, 覺得十分有趣, 同是高空俯瞰城
市燈火, 可除了相似的景外, 其他一切都是如此不同. 很快地, 我們
就結束了所謂的"BBQ夜烤" XD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