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是我們實驗室我們實驗室剛畢業的學生, 平常的嗜好就是和一群三道九流的朋友去底特
律廢墟探險. 在將要前往新實驗室當postdoc的前夕, 他邀請大家去一個"安全的廢棄工廠"頂
樓夜烤.

我和幾個女生同車, 大概下午五點多就到了底特律, 是最早到的. 車子一開進底特律, 真的就像
到了另個世界, 街上幾乎都是穿著寬鬆衣服的黑人, 到處都是廢墟, 而住家就殘破地和廢墟混雜,
說穿了, 很多時候根本也分辨不出來到底有沒有人住, 路旁到處停著凹著大洞零件四散的舊車,
整個街景在秋天的落葉中真的顯得很淒涼, 很難想像過去汽車王國的榮景. 我們不敢隨變停下來,
決定繞著原地幾個block打轉, 等其他人到了來帶路. 既然在殺時間, 我就提出了隱忍心中很久的
疑惑, 問車上的人"廢棄工廠有沒有廢棄廁所呀?" 其他人大笑著說, "到處都是廁所呀, 就蹲在地
上, 哈, 有沒有誤上賊船的感覺? 來不及了!" 然後她們就討論起野外上廁所的的痛苦經驗, 我覺
得很有趣, 本人可是從小和家人出遊就在台灣各大山岳上上過廁所的, 這種小事怎麼會難得倒我,
可是在他們的心中, 我的形象就是循規蹈矩的乖小孩, 這種隨地便溺的事情, 在他們想來應該會
嚴重挑戰我的道德尺度, 就像Steve在出發前一晚跟我說的, "嘿, 我本來在猶豫這種怪活動應不
應該邀請你, 可是我想你是個非常好奇的人, 應該會有興趣才對." "當然, 廢墟和惜別會, 多難得!"
心中覺得非常好玩, 在台灣我從小就是老師覺得很難搞的小孩, 長大後做的怪事也不少, 可是在
美國人的觀點裡, 我可像隻純潔善良不煙不酒不刺青不在party上瘋狂解放的稚嫩小乖羊!

不久後,其他他車子也到了, 我們跟著把車子開到廢墟外一個廢棄通道的騎樓底下, 空間不大,可
是據說夠隱密安全. 大家停車後, 我有點驚訝, 原來Steve把他另群朋友也找來了, 他們很多人
都穿著破舊的迷彩外套, 頭髮長的長亂的亂油的油, 像是電影中會看到的遊民, 反觀我們這群人,
都牛仔褲背包儀容乾淨清純地活像待宰的嫩雞. "所以, 你們還有人也和老鼠工作嗎?" 那群人中
有人在相見歡的騎樓發問, 大家都默默地舉手, "喔喔, 所以你們也都是科學家囉?" 我對於這樣
的名號覺得有些不自在, 同時也覺得這樣的開場很有趣, 想起Steve之前跟我說的, 他很多學校外
的朋友, 根本不清楚也不在意他的工作是甚麼, 想想對那群人來說, 我們的身分大概就是一群"
工作牽涉到很多老鼠的實驗室怪咖"吧!

不久後, 這兩群很天南地北的人就開始上路.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