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在所有的工作單位, 都會有那麼些助理職, 幫大家處理統整雜務.
雖然說這些工作都不是甚麼了不起的困難, 可是大家也都知道,
平常最好要乖乖地不要惹毛這些助理, 不然就是自找麻煩吃不玩兜著走.

偏偏我們實驗室就有這麼個很moody的助理,
某方面我很同情她從小在很拮据的環境成長,
可是另方面又很受不了她為了要掩藏自卑而展現的強勢,
雖然說我們從來不是真的正面衝突,
可是就是那種彼此可能都看對方不太順眼的相處,
雖然說我相信很多時候彼此都沒有惡意,
可是就不知道哪根弦沒調好, 怎麼樣都搭不起調.

背地裡偶爾和別人抱怨一下,
吃了虧就自己舔舔傷口療傷,
好像日子也就這麼過了.

簡單的說, 對於這樣的情況,
我從來沒有悲觀到覺得這一切是人性無法彌補的醜惡,
可是也從來沒有樂觀到覺得事情會有改變.

前陣子, 我們實驗室的實驗衣堆積太久沒洗, 誇張到大家都找不到乾淨的實驗衣穿,
然後我還火上添油地很白目地跑去問助理有沒有還沒有開封的新實驗衣,
助理沒好氣的說, "沒有, 通通在洗衣桶裡."
我心想, "X, 沒實驗衣已經夠討厭了, 難不成我又採到她地雷了."
可是因為太常採到地雷了, 我也就繼續穿著很臭的實驗衣, 然後淡忘這件事情了.

幾天後, 正當我打開實驗室抽屜要翻箱倒櫃找記錄本之時,
竟然發現抽屜裡躺著一件新的實驗衣, 還完全就是為我特定地xs號,
然後我實驗室外面的衣架上, 也整整齊齊吊著一件嶄新的xs實驗衣.
在那個當下, 我忽然覺得好感動,
感覺這實驗衣好像是甚麼聖誕禮物那樣,
這麼久以來, 這是我收到來自這個助理最最最善意的舉動.
當然我事後也趕緊寫了email致謝,
助理事後也顯得很開心 頻頻關切新衣服好不好穿
(ㄟ..實驗做得出來甚麼衣服都好穿...)

仔細回想, 其實在一年多的日子中,
或許因為我沒有絕望到放棄釋出善意, 表達一些感激,
當然也或許是她慢慢理解到,
雖然我是一個不細心又不夠美國的狀況外人,
可是基本上心地還算善良 (喔喔, 都是我自己在講 XD),
加上夏天美好天氣的推波助瀾,
事情似乎也就這麼的出現轉機.

原本我擔心要死的合作部份,
似乎也就這麼風平浪靜, 還神祕地在pilot group跑出據說是最成功的影像,
要協商一些事情, 似乎也不是那麼壓力重重了.

there is ground for optimism...我始終這麼相信.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