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 來美國也就這麼三年多了. 三年, 似乎是個可以更客觀看清楚事情的距離.
少了第一年的新鮮感和文化衝擊, 第二年的價值觀迷惘和東西平衡點掙扎, 跨過第三年
的重建中心價值和摸索行事準則, 我在美國的日子, 就這麼邁向了第四年. 脫離了對西
方價值觀的不滿抱怨, 開始用欣賞的角度來調整警惕自己, 同時似乎也更能客觀地審視
那已經刻在我基因密碼中 伴著我成長 令我無限眷戀 所謂的過去美好.

來美國我最不習慣的兩項價值觀, 是事事都要爭都要搶的行事模式, 和強烈的個人
主義.

基本上, 爭取權力和表達想法在美國是一種常態, 你想要甚麼, 或者對任何事情不滿
意, 唯一的表達方式, 就是直接而堅定地大聲說出來. 對一個在"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
巴"文化下成長的人來說, 這種直接露骨的溝通, 很令人感到壓迫和威脅; 對常態性地要
武裝自己去從事"會吵的孩子有糖吃"這樣的過程, 更是令我厭倦不已. 簡單的說, 買東西
辦手續要吵, 要學會爭取主事單位的時間效率(天曉得他們怎麼可以什麼事都弄得過程
如此複雜又超級龜速), 要學會抱怨產品的不合意. 工作上, 要學會表達自己想要得到的
利益, 爭取採用自己希望的行事方式, 甚至申訴自己的不滿. 這不是個崇尚"以合為貴"
的社會, 如果你不站出來為自己說話, 就不會有人去注意關心你的權益, 公文半個月不下
來, 產品和預期不合, 同事擁有比你先進的儀器和利益, 沒有人會同情關照你. "沈默"在
這裡不是謙和的表現, 而是"不在意"或"安於現況所有".

那種"吵起架來眼眸格外炯炯有神, 英文瞬間無比流暢", 所有留學生大概都會經歷的
蛻變, 不曉得是多少次心在滴血 頭在發疼 眼窩在發燙換來的. 曾經我也對這一切充滿怨
言和不滿.

可是經過了這三年, 有更多機會觀察思考這樣的現象後, 會開始欣賞這般價值觀的核心
基礎--一種積極的態度. 說來這樣的轉變關鍵, 是源自某天聽到英文一個個很有意思的字,
叫"proactive", 我想不到有什麼中文詞可以同等代換, 解釋起來, 比較像是"積極 主動 自
發 前置"的集合, 是個有著正面意義的字, 重點是, 這一切不光只是"積極", 還包含了行為者
必須要主動的在機會發生前, 去尋求機會的發生, 在事件發生前, 去籌劃啓動事件的運轉,
類似"主動出擊"這樣的意義在. 這個字讓我領悟到, 上面的那些行為, 真正的精髓, 是存在
proactive這樣的珍貴價值觀上的.

對我來說, 這是個新鮮有趣的體悟. 過去在台灣, 我很習慣去追尋已經創造好的機會,也
能夠為已經排定要發生的事件努力和付出, 可是很少會想到要更進一步, 去為自己創造新的
契機和更理想的事件. 例如說, 大家都要考聯考, 因為這是一個公開的機會, 我就會努力去
追尋; 每年都會有各種班級競賽, 我也會努力投入去參加, 因為這都是排定好的事件. 可是我
從來沒有想過, 除了這樣的管道, 有什麼樣的作為, 是我應該要去嘗試, 有什麼樣的機會, 是
我應該要去創造, 有什麼樣的表現, 是我應該要努力展現, 來換取更進步的空間, 更高的人生
價值, 和更多的自我尊重. 舉例來說, 我現在周圍的同儕, 除了各種公定的門檻, 都很喜歡參
加嘗試各種研習和競賽, 很積極爭取演講和意見交流的機會, 你如果問他們, "這樣不是很可
怕, 說不定其他人都很強", 或是"你會不會擔心做不到", 他們即便不能很自信地告訴你,"我
想我不比別人差," 至少也都能很堅定地回答, "至少試試看呀" 或是 "反正也不會損失甚麼呀"
我覺得這種主動追尋目標勇氣 和不怕失敗的態度, 是讓自己進步再更進步的關鍵, 也是讓人
生充滿積極熱情不可或缺的元素.

回到那些吵吵嚷嚷充滿攻擊性的原始事件, 第一年我真的很受不了這樣的態度, 第二年我
很困惑難道這是所謂的生存法則, 掙扎我也要變成那個樣子, 到第三年我開始思考, 這樣的
現象有沒有他存在原因, 和改變的空間. 現在的我, 已經能夠用一種比較平和的態度來面對處
理這樣的情況, 我想, 這一切的原發點, 是來自對於"proactive"這樣價值觀的認可, 可是在
執行呈現這樣價值觀的同時, 為甚麼會產生天壤之別的效果, 關鍵就在於能不能退一步看到更
大的局面, 用一種東方世界"人與環境"的觀點, 去體察衡量這樣行為對於周遭人事物的整體影
響. 換句話說, 如果只是一味地想到勇於追求自己的希求, 確忘記顧及周遭的環境, 很容易在
態度上變得自私充滿攻擊性; 可是如果只是一味安於大環境中, 缺乏自我展現和追尋的積極勇
氣, 就很容易在日覆一日的瑣事中失去獨立性和理想性.

第四年了, 我學著拿捏表達自己的意見, 要有自信不可以心虛退縮, 要堅定有理但不能踱踱
逼人, 要主動積極但保持對人事物的敏銳關懷. 還有很多要學, 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我不完美,
也永遠不會完美, 但是我要努力變得更進步, 而這是我在美國三年中, 除了在ivory tower裡
nerdy再更nerdy外的收穫.

ㄟ, 怎麼才寫了第一點就花了這麼多的篇幅和時間, 結果沒去運動又快要去教書了. 阿阿,
但至少我知道我27歲那年想了些甚麼, 自我安慰一下這個早上還沒有太虛度好了....

    全站熱搜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