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說, 他回家後會想念這裡的"朋友", 那和
家鄉的"朋友"是很不同的. 我心有悽悽焉地點點頭.

說穿了, 英文再好, 在美國我們永遠都是外國人.
而這種"外國人"的身分, 也連到影響到我們的生活圈.
當我們再自己家鄉的時候, "家人" "朋友" "同事" 是
三個完全獨立的生活圈, 沒有交集, 但是一離開了家鄉,
忽然間這三者間的界線模糊了, 每個認識的人, 幾乎都
身兼三職, 又像家人 又像同事 又像朋友.


回到實驗室後, 我和實驗室的technician討論
起某個實驗流程, technician提醒我"下星期我和
很多人都會不在喔, 是holiday week." 我愣了一
下,"是什麼holiday?" "喔, 是July 4th呀, 國慶日."
我完全沒有意識到下星期日美國國慶, July 4th只有
在看ID4的時候比較有意義, 除此之外完全就和一般日
子一樣, 有種和我沒啥關係的疏離感.

後來想起拿著月曆和tech.對話的橋段, 忽然間
就很想大笑,哈哈,有點驕傲自己可以如此理所當然地無
知和藐視美國國慶. 只是那是半自嘲有點苦澀是局外人
半驕傲自己不是俗又大碗美國文化下產物的的複雜笑容,
嗚呼, 外國人萬歲, 又辛苦又慶幸又疑惑又驕傲!


    全站熱搜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