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以前有台的野狼一二五機車,
野狼125長得像電影裡郵差會騎的那種, 前面有個很大的油箱, 發動時排氣管還會噗噗噗吼上幾聲,
只是郵局是綠色的車身, 阿公的可是神氣的紅色.
每天下午睡過午覺後, 他就會騎著野狼一二五去找朋友聊天,
然後再晃到市場, 東看西看, 新鮮有趣的, 覺得家裡會缺的, 就買點回家.
事實上回想起來, 多數的時候家裡的冰箱都是爆滿的, 可是阿公總還是會買點甚麼.

在我還很小的時候,
我每年都會在阿公家住上一段日子,
通常是學校放長假, 或是爸媽有急事, 有一次則是得了支氣管炎燒到四十度被送回阿公家休養.
(不過基本上幼兒哪有休養這種事情, 每天都在外面吹風, 和當年還是小學生的二堂哥跑來跑去和吵架)

有次在阿公家久住的日子, 忘了為何下午都只有我一個小孩,
日子很無聊, 每天都在等堂哥堂妹放學, 不然就是吵阿嬤要他和我玩,
我是不敢去吵阿公的, 因為阿公有打人用的'抓扒子'.
阿公可能是看我在家無聊, 那陣子要和野狼125出去兜風的時候都會帶我一起,
我還很小隻, 所以阿公都把我放在紅色的油箱上, 車一發動, 整個油箱都會微微震動,
跑在小鎮的路上, 感覺自己很特別, 可以坐在野狼125的油箱上, 可神氣的呢.

那陣子, 我酷愛玩一個遊戲,
就是趁阿公不注意的時候, 去按野狼125的喇叭,
阿公就會很配合地驚慌失措,
'你是不是覺得很奇怪怎麼有人按喇叭?' 我問
'對呀 我想說我沒有按 怎麼喇叭會響' 阿公回答
'那你有沒有嚇一跳?' 我又問
'黑阿 錯幾ㄉㄧㄡ' '
那是一個阿公和我都說台語的年代 我每次聽到這種回答就會在油箱上笑得東倒西歪,
'那你有沒有以為是壞人按的?'
'沒有 可是如果再兩次 別人可能會以為是壞人按的'
小時候的世界裡 大家都是好人不然就是壞人
我怕大家真的以為我是壞人 所以都真的玩幾次就不敢再按喇叭

想不起來當時自己幾歲了,
可是根據這遊戲推斷, 大概只有三四歲吧,
綠燈亮了, 野狼125開始向前跑, 沒有人戴安全帽的, 長直髮被風吹得像小瘋婆子,
眼睛瞇起來感受那獨一無二的幸福, 全世界只有我可以坐在阿公野狼125的油箱上奔馳,
'阿公我要喝甘蔗汁' '好呀 到市場就買'
其實即使我不問 到了市場阿公還是會買現搾的甘蔗汁給我,
可是我總會迫不及待想要早點得到肯定的答案, 然後就可以沿路期待蜜滋滋的甘甜.

我從來沒有問過阿公記不記得這段回憶,
可這是一個平凡善感有很多意見要表達卻又很在意別人看法很想得稱讚認同的小孩心中,
少數全然被接受, 被包容疼愛, 得以無所顧忌的時刻.
而這般的印痕記憶, 讓我即便到了今日,
想起阿公都還是有種很柔軟 很溫暖 像小熊躲在洞穴裡舔著蜂蜜的幸福.












    全站熱搜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