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我是個不太乖的小孩, 意見很多不愛服從管教,
印象中會用'鐵的紀律'教訓我的人, 除了爸爸, 就是阿公和大伯,
而阿公使用的道具, 是具有多重功能的抓扒子,
通常這種時候, 就要趕快找心腸軟的阿嬤當救兵.

有一次在板橋舊家, 忘了我又幹了甚麼好事,
阿公生氣地拿抓扒子要來打我,
還好板橋舊家的公寓不大,
我立刻就飛快地跑到阿嬤背後,
我甚至記得, 自己就站在客廳藤制沙發的上面, 抓著阿嬤擋在前面,
三人完全不理對方在說甚麼的大呼小叫,
開始上演阿公一直伸長抓扒子, 想越過阿嬤把我抓出來, 那種像老鷹抓小雞的戲碼, ,
就在阿公揮舞著抓扒子將要秒殺打到我的瞬間, 我迅速往阿嬤背後一閃,
然後...然後..啊~~~~~~~......阿嬤就被打惹 囧rz
抓扒子是打在阿嬤的手指上, 阿嬤的手指立刻紅腫起來, 我們三個都嚇了一大跳,
當時真是感到十分地歉疚和罪惡, 怎麼自己不乖結果怎麼是阿嬤被打勒? 囧rz

也不知道是阿公年紀大了脾氣漸漸變溫和,
還是我後來長大了真的有變比較乖,
似乎上小學後, 這種阿公提著抓扒子一邊碎碎念一邊追著我跑的場景就漸漸消失了.
其實以阿公當年的功力, 要把我制服狠狠揍一頓應當是易若反掌, 我卻不記得自己是否有真的被抓起來打過.
現在回憶起來, 除了不懂自己當年為甚麼要那麼壞外, 滑稽好笑的成份居多,
想想也蠻懷念那段阿公還很靈活很年輕氣盛, 我還像野獸般很不服從管教的日子,
當時我 阿公 阿嬤 都是如此嘶聲力竭使盡全力地活在當下哪!








全站熱搜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