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闆是那種做什麼事情都很成功的強者
研究方面一直在得獎不說 教書會被學生票選為成最佳授課教授(很多教授把教書當苦差事 不要太糟就好)
連住的房子的維護 都得到我們這個county的獎 上了地方報紙
(報紙刊登了超大的超片 是老闆和老闆的黃金獵犬閒逸地坐在灑滿陽光的屋前草坪 實在是十分'夢幻' 科
可是報紙沒有加Dr.XXX這樣的title耶 可能老闆喜歡用小鎮平民的風格出沒)
總之是個從容優雅 全身充滿獎牌光環的'人'
說'人'好像也不太妥當 基本上我們都覺得他只是形狀長得像人
大部份試用於人身上的法則 對他都不管用

他的基本信念就是 人要不斷的進步前進 不該讓任何理由阻止自己盡最大發揮
於是 當你在做A的時候 他就會開始建議你一起做B
當你A快做完的時候 他已經開始幻想CDE可以和B同步進行
他從來不會有'這有點難 不一定會成功' ’這樣壓力很大 要慢一點' '先把這件事做好 再來處理下一件' 這些念頭
基本上'難'這種有負面意義的字眼 是從來不會從他的口中說出
當你興高采烈地跳下去 發現過程很難的時候 他就會說'你看 我們已經又前進一步了 結果很令人期待'
如果學生覺得事情太多 壓力太大
他的說法會是'你看 每天花一點時間 慢慢就會完成' '這就是人生呀 大家都是這樣 你不是唯一的'
總之 在他的手下 你就會發現自己怎麼永遠踏在不同的路上往下跑
他倒也不會拿著stick在背後趕你 比較像是吊個carrot在你眼前引誘你一直往下跳

但是不是所有的老闆都是這樣的喔
有些人比較小心 比較謹慎
什麼事情都是'這個很難 不要掉以輕心' '這很花時間 慢慢學才會上手'
如果你想往前衝 他還會拉住你要你放慢 不要輕忽細節
這樣的風格比較保守穩固 可是做起事來很礙手礙腳很難真的邁開步伐大步跑

我老闆這種方式很它聰明的地方 對於教導小孩和學生應該很有用
人的本性 多少都有一種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天真 也多少有探索的期待
如果你跟初學者說 老虎只是一隻大貓 他就真的會跳上去和老虎玩
即使沒有打敗老虎 至少也看過老虎 摸過老虎毛
了不起被咬了 你再跳出來把老虎打死 然後說'沒關係 大家都被咬過 現在我們換試試看獅子'
或者如果你和初學者說 前面有很很棒的風景喔 他就真的會往前跑
即使中途發現怎麼有這麼多荊棘 可都已經在路上了 通常也就很認命砍出一條路
可是換個方法 如果你跟初學者說 老虎很可怕 很兇猛 千萬要小心
初學者可能還沒上路 就開始發抖 遇到老虎 就轉身想跑
或者如果你和初學者說 前面風景很棒 但是要慢慢來 路上會很多荊棘
那他可能跑得小心翼翼 尤其是如果你還在旁邊東提醒西叮嚀的 他可能就更難用自己的方式邁開步伐奔跑
總而言之 這是一種在學習過程中的正面彩虹模式
重點在一直提醒你將來會看到美麗彩虹 而不是一直提醒你看到彩虹前要小心下雨而導致你因為害怕下雨而錯過彩虹

在帶了很多大學生後 尤其是做了學士論文的學生後 我深深體會這種哲學是不容易的
要有對'人'很大的基本信任 和當錯誤發生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能耐
可是也只有這樣 他們才會真正進步 發展出自己的方式 有自己的姿態

我將來postdoc想做轉換跑道
也沒什麼太堂皇的理由 純粹是覺得好玩 很多相關研究讓我感覺有趣萬分
可是這樣的決定轉換很大 有點像北京搬到倫敦那樣 也完全不切實際和充滿未知
好幾個教授聽到這樣的決定 都會先幫我心裡建設過程可能會很辛苦是很大的挑戰
所以當我很保守的跟我老闆說 '我想試試看學ooxx 如果很難或是無法接受 就改回來做和原本相近的xyz'
我老闆的第一個反應不是安慰我說'對 有想好退路很好' 或是用日本武士精神激勵我說'沒錯呀 很難 可是要用鬥魂打倒它'
他只是很稀鬆平常地說' 全世界有上千上萬的人在用這樣的方法 再怎麼樣都不可能那麼難 他們能學會你當然也能.'
很典型的 讓學生處在'初生之犢不怕虎和充滿期待'的回答

我覺得這是我從我老闆身上學到很重要的哲理
不要怕失敗 不要設限 永遠多方嘗試 永遠正面的一直向前跑
或者說 即使害怕失敗 還是要勇敢前進 決定了要嘗試 就努力去做不要太多雜念
將來希望我也能用這樣充滿信任的態度面對學生和小孩

和在烏雲中摸索的大家分享 朦朧也會營造另一種美麗 只要我們保持希望
你看到等待出發的太陽了嗎?
CIMG0815.JPG





全站熱搜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