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都好懶得寫文章, 來個簡單的"大頭狗建功"文.

我在台灣有一台用1400NT買來的小粉紅腳踏車, 每天風吹日曬雨淋地陪我往返
家中到學校, 總區到醫學院, 台北車站, 西門町, 幾乎騎得到的距離我都會秉持"
省錢環保又健康"的信念騎小粉紅前往, 甚至一大早在善導寺考托福都是早已沒有煞
車的小粉紅陪我一塊去的(沿路腳煞造成的車況比考試還刺激!).

我畢業後, 小粉紅就薪火相傳地由兇猛豬妹妹接手. 可是兇猛豬再兇猛畢竟是豬,
某一天就發現小粉紅被偷了. 當時我們還悵然了一會.

不久前, 我在豬的畢業拍照上, 發現小粉紅的身影."豬豬豬,小粉紅不是被偷了
嗎?"我問, 我是在台大小福買下小粉紅的, 那是常態性販售的車款, 也就是說, 整
個校園不知有多少小粉紅的巒生兄弟姊妹, 我以為豬去買了另一台車.豬回答說,"不
是呀, 不久前找回來了." "這麼神奇!" "對呀, 爸爸的大頭狗建功了" "什麼大頭狗?"
我聽得一頭霧水,"爸爸有一次買東西送大頭狗貼紙, 就把小粉紅貼滿了大頭狗."豬說,
"嗄?!哈哈,這不是小學生才會幹的事情?"我覺得很好笑,"對阿,當初還被我罵."豬
果然是很兇猛,不過我可以想見,如果在台大校園迎面出現一台貼滿大頭狗的腳踏車,
我心理大概會想:裝什麼可愛,俗死了! 所以也不難理解當初豬的無奈. 沒想到不久前
豬的同學走在校園, 發現路邊有台車怎麼貼滿大頭狗, 心中就忽然想到了豬丟掉的
小粉紅, 經過豬的確認, 小粉紅就重回我們的懷抱了.

以台大腳特車的密度和東倒西歪的程度, 若不是爸爸的大頭狗貼紙, 小粉紅就
無法神采飛揚地連續出現在我們姊妹倆的畢業紀念照中了, 爸爸的大頭狗建功!!

文章的重點其實是, 我真的有一個很有趣的爸爸, 會在日常生活中不按牌理出
牌地製造很多新意和樂趣(這還只是在我們有發覺的範疇), 幾個和我比較熟的外國
朋友, 都不約而同地用"observant" "curious"來形容我, 每次聽到我都小小驚
訝, 因為我從來沒有把自己歸類成"observant" "curious", 畢竟和我爸相比,
我簡直可以用缺乏好奇心和觀察力遲鈍來形容阿!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