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管他去死"的態度來面對工作, 是很不好的, 尤其現在我還蠻熱愛
我的工作. 但是一想到, 工作永遠可以之後再完成, 不夠的睡眠永遠
可以之後再補, 有些事情卻是錯過了就沒有機會再重頭. 於是我把握
所有和David hang out的機會, 聊了看過的電影 聊了佛教 聊了在
看的書 聊了猶太人 聊了保持健康 聊了很多我也不太記得的話題,
天氣很熱, 人很慵懶, 話題卻很有精神. 想到很多應該完成的工作, 心
裡其實有些焦慮, 但是一想到將來也不曉得還會不會再見面, 牙一咬
心一橫 罵一聲 管他的, i'm going, 就又跑出去不誤正業. 我真的很
好奇實驗結果, 很有動力去完成分析, 也很想好好把該寫完的proposal
做個了結, 但是我更想好好把握最後和David聊天的機會. 今天晚上
我可能不用睡覺了, 但是管他的, 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睡覺和作研究.
分不清楚自己是害怕 擔心 還是不捨 珍惜, 只知道這份友誼的質量,
讓我願意承擔對工作不負責任的罪名. 今天我發表了我對金錢和時間
的使用態度, 是很不被世俗接受的"永恆性導向", 也就是說, 我願意花
一千塊旅行, 但是不願意花五塊去買一個三明治, 也願意花一下午和
朋友聊天, 但是很懶得花十分鐘整理書桌, 原因都是一樣的, 我會記得
一趟旅行 和一場愉快的談天, 但是我根本不會記得一個三明治或是
一個乾淨無比的書桌, 既然都要花錢花時間, 當然要產生長久性的效益.
於是, 我焦慮卻毫不猶豫地拋棄工作, 知道這段日子將會刻骨銘心.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