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聽到兩個不同實驗室的助理在討論準備GRE, 所採取的策略都是
"衝高Verbal來彌補不佳的math", 還抱怨起GRE機考的階梯制給分,每算
對一題, 就會得到更困難的下一題, 讓他們都不知道該高興算對還算錯,
總之兩人對於困難的數學頗有微詞, 其一還說"GRE又不準, 我是xx校
GPA 3.6畢業的ㄟ."

我想起當初大家在考GRE時, 幾乎沒有人在準備數學的光景, 忽然有些
慶幸自己不是在美國學數學的, 不敢說台灣教育讓我對奧秘的數學很有概念,
但至少拿來當工具算算藥品劑量 買買菜 還不成問題.

忽然想起當初大家在懷疑, 如果每個考GRE的人數學都得到不錯的成
積, 那是什麼人會拿到不好的成績的往事, 不禁為那位助理口中的XX校感
到不太好意思, 一個從這個學校畢業的理學士竟然會為GRE的數學困擾成
這樣.

不過話說回來, 他們也很有理由笑我們說, "一個大學畢業生, 竟然
為GRE verbal困擾成這樣." 因為說真的, Verbal絶對沒有到"不重要
考完就可以忘記"的程度, 當然日常對話是不太會用到,但如果要看懂雜誌
報紙 甚至小說, 那些字真的就無所不在. 常常會發生"喔,這不是某個很久
以前GRE背過的字,可是這字是什麼意思阿?"的狀況. 所以就測驗智力的角
度來看,確實對國際學生很不公平, 不過不懂字義就要被標上"能力不足".
不過如果就強迫國際學生背單字好融入美國文化的角度來看, GRE verbal
的確是有他的非正統意義存在...順道感嘆一下單字不夠連笑話都看不懂
的悲哀...

全站熱搜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