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媽說,
他們以前在醫學院時, 老師教導他們,
在解說病情的當下, 照顧到家屬的心情也很重要,
尤其是一些無法彌補的過錯.
與其讓家屬長期處於自責和愧疚之中,
不如選擇放他們的心靈一條生路, 讓他們能寬懷渡過.

但是鳥媽逐漸地發現, 這樣的方法對醫生的本身是有危險性存在的.
很多的病人家屬, 在錯誤發生的當下, 是無法真正"寬懷"的.
他們要的是為錯誤找到原因, 是有人來為錯誤承擔責任和罪過,
唯有如此, 他們心中的自責才能找到出口.
於是當醫生告訴他們, "這不是你的錯"的當下,
他們並沒有因此寬懷, 反而是回過頭來檢討醫生,
認為是醫生的醫療疏失才造成他們的至親承受巨大的痛苦.

有些家屬, 甚至為此到法庭上控訴醫生醫療不當,
並且在失敗後, 年復一年地找民代 找議員 不斷地上訴,
為得就是為他們心中無法平復的傷痛找到代罪羔羊.

鳥媽說, 他覺得這些家屬其實很可憐, 不斷在罪惡感的深淵輪迴,
他們需要的, 是接受有些錯誤的發生, 是沒有原因的, 也不一定是誰的錯,
錯誤, 就是這麼發生了.

鳥媽這段話, 讓我覺得很感動,
鳥媽真是一個好醫生,
這麼認真得在了解病人家屬的心情,
又這麼努力地在做到醫人也要醫心.

同時我也覺得鳥媽真有智慧,
說出了一個我常常也會犯的錯誤,
在事情發生不順的當下, 是不需要過度偏執地想要找到原因及怪罪的,
很多時候, 真的, 事情是不一定原因的,
錯誤, 就是這麼發生了.

我很幸運, 有一群很有同理心並且充滿智慧的同學,
雖然無法常常見面,
但是每一次見面,
我都會覺得自己又從他們身上學到新的人生啟發,
這麼多年來都不曾改變,
心暖暖的, 吸飽了劃破黎明的曙光.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