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子是我最近看的書, 非常非常喜歡,
喜歡到看完之後有點無法面對充滿現實考量的世界.
總覺得人存在, 就得在各種人際關係中找到平衡,
於是唯有在體悟和理解人性之中, 心才能充滿血液地感受到生之真切.

我很喜歡"孽子"的筆法,
看似沒有連結的個人境遇, 逐漸交織而開展出各種互動,
非常平淡的描述, 卻總是恰當地輕點在那人與人間充滿張力的連結點上,
道盡了我們每個人心中對異己 對朋友 對父子間難以言喻的複雜情感,
捕捉鉤織出好大一張, 我們都不層如此仔細檢視的網,
一收, 所有缺痕的 掙扎的 滄桑的 被遺棄的心,
就這麼一顆顆被拾起 被支持 被包覆.

心裡常常想到那些已出櫃 或是還沒出櫃的朋友們,
也常常為他們每一天所需面對的挑戰和煎熬感到擔心和不捨,
很希望自己能多了解他們的處境, 然後給予某種支持,
但似乎總無法掌握到最恰當的方法, 甚至不確定自己能做些什麼.
我想在這個世界上當一個少數是非常辛苦的,
人們渴望在自己所屬的世界裡感到安全 擁有掌控,
但所有的異己, 都威脅到自身所處環境的穩定,
於是人們有意識無意識地把異己的一切都貶低妖魔化,
藉此鞏固自己認可價值觀的優勢,
然後就能理所當然地不去面對其他價值觀帶來的衝擊挑戰.
但這不就是為什麼世界會有歧視 民粹主義 文化鬥爭 和階級制度嗎?
為什麼大家能義正嚴詞地指責這些社會不公, 卻又同時拒絕給予同志們平等保障呢?
生存的本身就已經充滿壓力和挑戰了, 而同志們要的, 也不過就是最基本的平等起跑點罷了.

"孽子"這本書, 其實不只是一本關於同志的書, 更是一本對父子情有深刻描述的書.
書中傅老爺是軍中高官, 對早年喪母的獨子有著無限愛護和深切期許,
就在獨子完美地成為他心中正氣凜然 勇敢英挺的完美軍人之時,竟爆發出他是同性戀的消息,
傅老爺完全無法接受這番打擊, 也拒絕接受兒子任何解釋,
最終導致獨子在在軍營裡自盡, 結束26歲的年輕生命.
表面上看來, 如果傅老爺當時選擇接受, 甚至只要是傾聽, 這樣的悲劇就可以被化解了,
但是事情通常不是那麼簡單, 就像我們常常忘了, 父母其實也是凡人,
或許他們有更多的人生經驗, 但不代表他們理所當然應當更成熟,
甚至很多時候, 他們也只是那個比他們年輕時更加固執且更難以變更的自己.
之後傅老爺在和其他同性戀年輕人對話時說道,
"你們這些孩子,只會怨恨你們的父親,可是你們可也曾想過,你們的父親為你們受的苦,有多深"
"這些年你在外,我相信一定受盡折磨,但是你以為你的苦難只是你一個人的麼?
你父親也在這裡與你分擔呢!你痛,你父親更痛!"
我想, 這是很多父母的心聲吧,
他們盡力給予了自己所認為最好的一切 有所期盼,
但當事情不如預期時, 他們心中除了失望, 自責沒能更盡力幫助子女之外,
還要背負著子女所遭受的苦難, 在夜深人靜時啃噬到他們的手掌心手背肉.
“你父親呢?你知道你父親也在為你受苦麼?”
傅老爺在病中對逃家的同性戀少年說著, 不斷要求他回家看看父親, 懇求他的原諒.
我想, 這是一個莊嚴拘謹父親的最後希望吧,
這一切其實不都是父母的錯呀, 他們已經盡力,
當我們任性地單向要求父母包容原諒接受之時,
其實父母也有父母的失落, 需要我們更堅強更彈性地去認可和寬容.

要用寬闊的心去注意到躲在狹縫中掙扎需要關懷的人群, 我想著,
然後別忘了自己身邊親近的人, 要更寬容 要更有彈性.









全站熱搜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