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踏車對我來說, 一直就是很方便的代步工具,
大概就像用剪刀剪紙那樣, 是自然而然的,
於是我從來沒有把腳踏車和'技巧'這樣有層級的詞連在一起.

第一次意識到腳踏車也有所謂的'技巧', 是在大學的時候,
忘了為甚麼我去找我妹要騎她的腳踏車回家,
我妹身上掛滿大包小包的原文書,
一見到我就把書往我身上掛, 然後說, '我不會載人, 你載我回家巴'
'你是豬嗎? 為甚麼會騎腳踏車不會載人啦?'我問我妹,
'屁啦, 有人說會走路就等於會跑步嗎?'我妹回答,
然後我就很認命地像勇士般載著我妹 背著我自己的背包以及我妹的原文書們,
在台北兇猛的車陣中飆腳踏車回家了 (果然是吃苦耐勞又善良的老大!)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 原來有些人是會騎腳踏車, 但是不會騎腳踏車載人的,
而騎腳踏車載人也是一種技巧.

第二次意識到這件事情, 是在買腳特車的過程.
大學時候, 我騎的是各種門路來的N手雜牌車,
這種情況下, 車子能動就一切ok了, 很少有其他要求,
即便後來腳踏車的煞車壞掉了, 我還是繼續使用腳煞來往學校和家中.
後來在美國接手了175公分學長留下來的登山車,
在踏板踩到最底的時候, 我必須要用腳尖去蹬它,
但是因為齒輪會有一定的轉速, 所以沒有太大困難,
我就一直騎著這台很man的腳踏車,
偶爾有路人問我這台車不會對我來說太大這樣,
我通常也沒有多想的就說, '不會呀, 我各種天氣都騎, 包括下雪.'
直到後來我想要買腳踏車, 才知道腳踏車有所謂'合身'這種事情,
常常打電話詢問 在報出身高後,
對方就會以'這台車比較適合165身高左右的女生'之類的理由力勸我考慮別台,
然後真正試車的時候, 賣家還會觀察我雙腳能不能著地,
記得當時我真是驚訝, 原來, 騎腳踏車要能夠雙腳著地!
這時我才意識到, 原來能騎各種奇形怪狀 不合身的腳踏車
在風雨和暴雪中很淡定地前進, 也是騎腳踏車的技巧.

第三次就是...
(天哪, 怎麼寫這麼久還沒寫到'夏日豔陽下的腳踏車'呀,
自己都不耐煩了起來, 科科科, 來個分集好了 )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