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四月的第一個禮拜的禮拜日(還是禮拜六阿?)
都會有團體在學校總圖前廣場舉行Ann Arbor Hash Bash
訴求大麻合法化
這在美國是個吵得沸沸揚揚的話題
很多人覺得大麻的成癮性比菸酒都低 每年都有人因為菸酒過量喪命
卻從來沒有人為了大麻過量致命 為甚麼要單獨禁止大麻合法?
再加上大麻的經濟效益很高 所以很多人希望開放大麻栽種和販賣
可是當然也是會有反對的聲音
大麻怎麼說都是成癮藥物 會殘留體內脂肪細胞很久
有些吸毒者 是因為大麻已經不足以滿足他們 所以開始嘗試更刺激的藥物
總之是個令人又愛又恨的藥物
再加上大麻之前和嬉皮 和social activists有數不清牽扯
要不要開放大麻合法是個不光是藥物機制 還牽扯到社會倫理的複雜問題
前陣子south park甚至出了一集討論諷刺這個話題

我的一個小小實驗side project
就是在看大麻對老鼠腦的影響
我看過眾多被打藥的老鼠(海洛因 安菲他命)
就屬被打大麻的老鼠看起來最'爽'
整個呈現和平 溫馴 友善 近乎信仰上帝的樣子
可是就因為老鼠一下子就看起來這麼爽 加上很多研究證明大麻也會改變腦的結構
我其實對大麻完全沒有危險性這樣的說法 抱持懷疑
(想當年年少我也曾經希望大麻是種輕易取得的合法品)

總之 既然有這般訴求大麻合法化的集會
典禮上還請了早年因持有大麻入獄的social activist當貴賓
(一般認為大麻只是藉口 當年他入獄的主因是因為到處和政府作對 政府看他不順眼)
總是要去晃一下看看大家是在訴求個甚麼勁

當天的會場實在非常‘有趣'
擠滿了各種平常校園不會看到的人群
有長髮糾結穿著彩色飄逸的嬉皮群
有滿身刺青染綠色紫色頭髮的青少年
還有一些可能是退伍軍人 穿著迷彩裝充滿不滿和憤怒
當然也有一些 ㄟ 身上掛滿叮噹響的吊飾 褲子寬得快掉下來的嘻哈份子
和平常那些穿polo杉卡其褲或是 鮮艷洋裝的中年人
或是背著大背包穿牛仔褲踏涼鞋 或是緊身短T頭髮乾淨柔順的年輕人
是完全不同的一群人

平常密西根州大麻相關的法律 其實非常的鬆
可是因為我們身處校園 在校園內被抓到有大麻其實會受很重的處罰
(不過事實上我從沒看過誰在抓抽大麻 三不五時也會看到有人在balcony上抽)
不過當天基本上整個會場都飄著濃濃的大麻味 每個人都在噴煙
警察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偶爾看他們衝進人群警告公開販賣大麻的人 如此而已
到處都有人舉標語發傳單 甚麼'大麻clinic' '優質大麻商店'
最有趣的是'大麻烹飪課'(真的! 米國人會把大麻放進布朗泥會是餅乾裡)
然後台上的人拿著大聲公在講甚麼 基本上完全聽不清楚
可是每一個段落 大家就會很high地起來喊個口號 大喊要大麻合法化

對我來說最新鮮的 倒不是眼前這些五顏六色的人群和標語
而是不斷傳來各種神奇的味道
原來 大麻有不同種植物 不同種組合 然後也會有不同的氣味!
基本上只要有人從我面前經過 我就會聞到一股新的香(?)味
讓我有種 在實地考察自己實驗的human版的神奇感受

可惜當場沒有想到要照相
不過事後集會結束 有一群嬉皮和某種無為主意信仰的宗教份子
在現場跳起舞來 我趕快拍了幾張照片留念

CIMG0634.JPG
左邊那群是hare krishna 右邊是長髮的嬉皮們

CIMG0637.JPG

安娜堡是個挺開放的校園 夏天天氣好
就會看到嬉皮們群聚 躺在草地上閒聊睡覺
我想我如果真的畢業離開這個地方
應該會懷念這番景象的吧!












全站熱搜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