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看了一部日劇 'Triangle',
內容是關於一位警探查緝25年前國小女同學被殺害的真相.
我從來不是偵探警匪劇的書迷或影迷,
可是這部被我妹強力推銷裝上我硬碟的日劇, 卻意外好看.

而這部片最吸引我的, 是劇中江口洋介所飾演的警探所面臨的心裡掙扎.
在探查真相的過程中, 江口洋介必須從各種蛛絲馬跡中拼湊真相,
可是真正困難的, 是辨別‘表面'蛛絲馬跡底下的‘隱藏動機'.
於是, 惡意攻擊反倒成了直接爽快地痛苦, 表面是你被攻擊了, 而對方的動機就是恨你到骨底, 乾淨俐落.
真正令人難以承受的, 反倒是表面和隱藏動機的不相合.
例如說, 江口洋介最親近的妹妹, 為了保護他, 而對他說了善意的謊言,
儘管隱藏動機是善意的, 可是江口洋介只看到了表面的欺騙, 於是活在被最親近的人背叛的痛苦中,
例如說, 劇中某些人物, 底下動機是為了自身的利益, 但表面卻展現了無懈可擊地偽善,
江口洋介始終相信 老實善良的朋友, 最後卻用最兇狠的面目傷害了他,
於是, 在江口洋介一步步接近事情真相的同時, 也一次次被善意欺騙和惡意偽善困惑打擊, 然後一步步失去對人的信任,
沒有了信任, 也失去了抉擇的準則,
只能在自己孤軍奮戰中不斷地掙扎和受折磨.

前陣子我對所存在的世界表現產生很多質疑,
感覺自己就像劇中的江口洋介, 不斷想了解事情的真相,
可是卻不斷意識到, 所有表相的底下, 都有太多的手腕和心計,
感覺自己就像航行在北極的船隻, 被冰山底下的巨大冰塊困頓地無法動彈.
到最後, 我甚至懷疑, 說不定連所謂的表相, 都是我幻想出來的,
或許我太過理想, 希望相信人都是以善意為出發點, 事物都是以善始以善終,
於是無法遏抑地幫所有人所有事, 都編織出善良的動機,
要我從一開始就假設人或事都有邪惡的成份在, 是十分難受的.
於是我盲目而無法遏抑地, 相信人和事情都是以善意為出發點,
然後一次次地被邪惡地真相戳破和嘲笑.
'沒有人是值得相信的.' 我想起以前聽人說過的話, 和劇中的江口洋介,
決定要開始訓練自己了解心機和手腕, 絕對不要輕易相信人和事情的表面善意.

這幾天, 兩年多不見的朋友來訪,
我們像以前一樣, 不著邊際地討論各種天馬行空的心得,
某個瞬間, 我忽然意識到, 這幾個禮拜來努力訓練自己的成果, 竟都派不上用場了,
而真正的我, 也在一點一滴地回來,
開始不用擔心, 開始有能力分享, 開始毫無顧忌地開玩笑,
那是一種很溫暖 很舒服 心又開始跳 自己又開始認識自己的滿足.

我說起我最近的研究感想和未來期望,
兩年多沒有見面, 朋友第一百零一次下了和兩年前同樣的結論,
'真有趣, 我們真是相像, 我經歷過一模一樣的思考過程!'
有時候不得不懷疑這是怎麼可能發生的巧合,
地球的另一端, 竟然會有人和自己有著相似的性格, 相似的人生態度,
相似的食物偏好, 相似的弱點, 更可怕的是還有著相似的研究經歷和轉折.
走在我前面的朋友決定要離開學術界了,
儘管有著絕對的聰明和能力, 學術界的疏離感和市儈卻讓他感到不快樂,
充滿理想的他, 決定要追求更多的熱誠, 更直接的人性互動, 和感受來自社會的回饋.
'或許我太浪漫主義了吧,' 朋友說,
我沒有告訴他, 我前陣子的心得是, '這樣的人, 會在世界上被消滅, 所以要學會心機',
因為我真心相信, 他會存活, 會發光, 用他的純真和熱情, 在他選的領域裡發光,
在感到不孤獨, 原來世界上有人和我這麼相像的同時,
也不禁思考, 甚麼才是我想要的走的路,
然後重新審視, 在所謂市儈和真誠間, 我又要怎麼保持平衡卻不失去自我.












    全站熱搜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