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票選世界上最有名的狗, 我想巴布洛夫那隻聽到鈴聲會流口水的小花絕對有前十大.
雖然說, 聽到鈴聲流個口水感覺沒什麼了不起, 可是牠證明了動物可以經由學習,
對同樣的事物產生不同的反應, 例如說, 小花之所以對鈴聲流口水, 是因為他學會了鈴聲之
後就有好吃的食物.

心理學界有好多的理論, 都是因著小花的成功而起. 包括敝老闆那很複雜在這裡就不多說的理論.
很多層面, 我老闆其實很像巴布洛夫, 有時候我甚至會猜想, 老闆是不是把巴部洛夫當成偶像般
地在摹仿, 例如說, 我老闆也養了一條狗, 叫做Toby.

Toby雖然世界名狗可能排不上榜, 可絕對是我們系上最有名的寵物, 不但在我們實驗室有自己的玩具專櫃,
其他實驗室他都熟得像自家後院, 就連掃地阿伯看到他都會熱情地給予擁抱.

前陣子台北大雷雨, 妹妹說我家Mac都嚇得躲在廁所. 於是, 基於強烈好奇, 我就問老闆Toby會
不會怕打雷. 老闆老神在在的說, "不會, 從Toby還是小狗起, 每次打雷, 我就趕快和他玩遊戲,
久而久之, 牠就會學會, 打雷代表會有好玩的事情發生, 自然就不會害怕打雷." 我聽了心理不禁
讚歎, 果然是心理學家, 怎麼連他家的狗都這麼有學理根據地在成長.

某方面來說, Toby真的是西方獵犬, 事情都非黑即白, 很有系統地在訓練和認識世界. Mac在我
家東方作風下, 很多指令都黑白不清, 然後很沒係統地學會一些莫名奇妙的事情, 有道理卻又不那
麼精確地建立屬於他的邏輯. 例如說, Mac知道媽媽在的時候, 他絕對不可以多看塌塌米兩眼不然
就會遭到口頭責備, 可是我在的時候, 他一秒都不會多想地就跳到塌塌米上打滾, 晚上還堅持要
睡在塌塌米的棉被上, 然後妹妹在的時候, 他知道可以在門口皺著臉看會不會偶爾得到允許. 但是出
去散步的時候, 如果是媽媽帶他, 他意見又很多, 媽媽要走東他硬要走西, 我帶他的時候, 他只會堅
持要進公園玩, 如果是爸爸帶他, 他溫馴乖巧得像綿羊, 還有很多類似這種不黑不白的規矩, 他都
很神奇地能建立自己的灰色原則. 當然, 邏輯也有建立錯誤的時後, 例如說, 他始終認為出去散步回
家就要吃點心, 主人回家上樓梯的時候他有義務幫忙提東西, 不管再愛睏都要在廁所門口陪伴洗澡
的人, 這些都是莫名奇妙他不知道去哪得到的結論.

很多時候我聽到Toby的事情, 心中都會不禁讚歎"啊 這真是心裡學家和他的狗兒呀", 然後腦中就會
浮現, 巴布洛夫和老闆 身旁站著邏輯精確的小花和toby, 然後接著就想到很會察言觀色, 可是最大
嗜好是在草地上跑來跑去, 不太遵守秩序充滿隨機理論的Mac, 就有種, 啊, 我終究無法變成心理學
家的感慨. 對巴布洛夫和老闆來說, 世界沒有甚麼事情是不能用邏輯理論來分析的吧, 包括他們的
狗兒們. 可是對我來說, 世界本來就是複雜而充滿隨性的, 你只能感覺他 理解他, 確不應該用邏輯去
局限它充滿變化的美.於是,心理學家和他們的狗兒們, 我和Mac, 像處在世界的兩端, 如果不是因為
麥哲倫證明地球是圓的, 誰會想到這兩個世界會有交會的一天呢? 我常常站在那個分界點, 充滿興味
和困惑地觀察著, 思考著世界是不是該這麼樣地被簡化理解和分析, 骨子理的東方基因, 在心理學家
和他們的狗兒的世界中, 矛盾衝突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o 的頭像
Jao

Jao312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