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總覺得英國人一定是民族性太過悶騷, 才會沒事喜歡討論天氣. 但自從來到安娜堡後,
對於這樣的現象卻有了不同的看法. 通常人們會討論天氣, 某方面來說, 就是因為天氣不佳及
詭異到很值得讓人借題發揮.

今天的安娜堡就是最好的例子, 理應是春神來到的三月底, 卻莫名其妙地下起了大雪, 天空
更是一整個陰霾, 幾乎每個進實驗室的人, 都免不了碎碎念個兩三句. 我為了分析影像, 其實是
緊閉了電腦四周的百葉窗地, 只有用想像力來參與大家的碎碎念. 不佳的天氣似乎也影響了大
家的工作情緒, 向來夜行性的實驗室, 才下午六點多, 整個實驗室就只剩我了. 老鼠的影像在瞬間
寧靜凍結的時間和空間中顯得十分飄渺, 我精神渙散地拿起老闆愛犬的小皮球亂丟, 一邊想像樓下
的人正在同步咒罵到到底是樓上管制區的哪個智障在製造噪音, 一邊聽著皮球反彈時製造出的
空洞. 忽然間, 我覺得有必要確定我所認知的世界依舊存在, 就奮力地跳上了實驗桌, 打開緊閉了
一整天的百葉窗. 天哪, 雪是超大片狀又緊密結實地下著, 天空能見度很低, 高點的樓上半部就
都看不見了. 我在窗口發呆著, 感覺我所存在的時空非但沒有變得具體, 反倒像某種實驗意外下
的產物, 導致了我在北國漂流這樣的奇怪結果.

我的困惑很快就被老闆的出現打斷了, 顯然老闆也響應不佳天候要早早收工.

老闆走後, 我忽然也沒了工作情緒, 泡了杯熱茶, 抓了把巧克力, 回到窗口悠閒地看起窗外的雪
和遠方樓層飄散出了白煙. 那是一種很幸福和滿足的踏實, 我常想, 以前在台灣, 說到要去賞楓
賞雪 漫步在森林草原, 那可是要精心計畫有錢有閒才能達到的享受, 可現在我幾乎只要張開眼睛,
就能置身在這樣的美景中, 當初申請學校, 可從沒想過還有這樣的"附送住在度假村"行程, 這可
是何等難得幸運. 也不只一次想著, 我終就會離開安娜堡, 到那時, 我又會多麼想念這些被白雪覆
蓋像童話故事中才會出現的尖頂小木屋.

雜感一結束. 總結來說, 這是一篇看雪景開低走高的雜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o 的頭像
Jao

Jao312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