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 Jamie的家族已經算是美國中很liberal的家族,
但是身為一個異國文化來的歪果人,
我還是常常遇到很多滿頭斜線的情況,
讓我很想大叫, "我也就只是個人啊!"

譬如說, 上次遇到姻戚D,
他一遇到我披頭就問, "你有沒有機會去探所舊金山的Chinese history呢?"
我乍聽這個問題, 有點答不出來,
就回答說, "有呀, 我去看了我同學表演關於早年華人的舞劇.
早年華工到這裡來真是辛苦."
結果對方完全也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不斷繞著 "舊金山有有很多的華人, 你一定很喜歡!" 這個層面打轉,
我知道對方沒有惡意, 可能只是想掩飾心中對我不了解而產生的不安,
但是, 乳牛, 我是來這裡生活 工作 居住的, 你為什麼不是問我好不好 生活習不習慣呢?
為什麼要一見面就問我有沒有探索中國歷史?
老娘心裡其實很想回答他,
"喔, 那你住在LA, 有沒有機會去探索一下白人的歷史呢?
白人的餐館也不算少, 你吃得蠻習慣的吧,
不過LA的白人越來越少了歐, 你一定不喜歡!!! "

譬如說, 某天我忽然接到來自姻親M的email,
Email上說他發現一個很重要的人叫"陳光標",
M覺得這個人真是太神奇了,
信上寫著, "你認不認識陳光標? 你知道如何聯絡到他嗎? 我想寫email給他."
當然, 我知道對方只是想表達對我文化背景的關心,
不過, 靠腰, 我沒事怎麼會認識對岸這個阿六啦, 台灣人我還略微有可能認識勒,
難道你認識布萊德彼特嗎? 我也很覺得他很特別 很想想要聯絡他一下, 你有沒有他的email?!!
(但是回信當然不是長這樣啦)

譬如說, 某次我們接待姻戚C來住,
C要請我們選餐廳,
她說, "我平常很討厭中國食物, 能避免就避免,
每次如果聚餐要吃中國菜, 我就很想昏倒,
(聽到這裡我還想"好直白 好吧 但這樣也不錯),
但是我有一次吃過很好吃的喔,
我想你對舊金山的中國食物一定很熟, 一定可以找到那麼好吃的吧,
那就請你找一家我們明天去吃."
當然, 對方可能只是想表達對我文化的尊重和些微好奇,
但我聽了真是十雷轟頂 (五雷還太少了)
這是什麼鬼, 妳60歲的人生中只吃過一家好吃的中國餐館,
為什麼還硬要我找中國餐館?
為什麼不直接找一家好吃的餐館就好?
難道...要大家一起去吃熊貓快遞嗎?

當然我知道很多時候這些人都不是惡意的,
他們只是缺乏和我相近的政治文化背景, 不知如何尋找共同話題,
於是我最鮮明的"華人"身份, 就成了最容易的起始點,
但也因為如此過度強調差異, 反而讓我感到距離的遙遠,
畢竟, 我也就只是個人呀!
我會吃喝拉撒 我會休閒娛樂 我會有著生活上的喜怒哀樂,
身為異文化來的人, 當然我會有著一定的極限,
但在這之下, 更多時候, 我們都分享著人類最原始 最基本的共同質地.
就像我始終相信的, 在複雜而千變萬化的世界表象之下,
當我們能透析核心最簡單基礎的共通法則之時, 才是我們最接近宇宙天地之音的時刻,
同樣地, 當我能以一個"人"的基本姿態存在之時, 才會是我們最接近人類社群動物真誠溫暖本性的那刻.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