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常常在英文上犯錯,
最常發生的, 就是把事情講得太permanent(恆久)和pervasive(概括).

例如說, 對一個不來參加聚會的人,
在中文我們會說, "你都不來!"
甚至嚴重點會說, "你每次都不來!"
我們心中想的, 是這個人"經常性" "過去到現在"都不來參加聚會的狀態,
但是沒有意指這個人"恆久本質性的" 從過去到未來, 都會呈現這個狀態.
若這句話直譯成英文, 我會講成 "You never join us!"
但 "動詞" 和 "never" 兩個加起來,
在英文意指一種"恆久性" "百分之百" "本質不可變更性"的狀態,
於是當我說"You never join us "
我心裡想著的, 通常只是很簡單類似中文的"你都不來",
但在別人聽起來, 我是在說 "你本質上永遠無法改變的都不來",
代有很強烈的無法變更性和恆久性.

如果要去除這種"恆久性",
英文要說成 "You never joined us" (指的是過去的情況)
或是 "You have not joined us" (指的是過去到現在)
甚至是 "You didn't join us often" (指的是偶發性而恆久常態性的狀態)
那中文會怎麼說呢?
"你過去都不來" "你過去到現在都很少來" 好像很少會這麼說,
於是, 一不小心我就會犯這種在英文裡把事情說成太恆久的錯誤.

另一個常犯的錯誤, 是把事情講太"概括性"的錯誤,
例如說, 我覺得一個人很噁心,
那中文我會說"你很噁ㄟ", 意指"我覺得"這個人很噁心,
如果用英文說起來, 就是"You are disgusting",
但是在英文裡, 這樣代表的, 是這個人慨括性的很噁心, 而非個人意見,
如果要去除這種概括性,
那我應該要說 "I am disgusted by you",
意指這個狀態只是"我覺得", 小層面的個人意見,
硬是要翻成中文, 大概就是"你讓我覺得很噁心", 感覺也是挺彆腳的.
所以常常也是一不小心, 我就會把事情講得太概括.

通常這樣的事情, 也只有Jamie會一天到晚在爭執時糾正我,
"我就是一個歪果人, 英文就是不好啊" 我每次都會很挫折這樣講,
"這些都是很基本的, 你英文這麼好, 怎麼可能不知道" Jamie都會覺得我在耍小聰明找藉口,
"真的啦, 這是language barrier, 中文沒有這些細微差別" 我繼續解釋,
"這一點都不細微, 會得罪很多人甚至被開除的" Jamie繼續堅持.

倒頭來, Jamie也承認,
因為我口說英文"聽起來"很流利, "聽起來"很標準,
於是他很難給予我外國人說錯話的特權, 相信我只是犯了外國人會犯的語法錯誤,
也因為大部分時候我"聽起來"很頭頭是道,
於是他會用對待母語人士的標準來對待我, 覺得我應該能掌握英文文化的禮儀進退.
像那種把事情講的太permanent和pervasive, 幼兒都不會犯又傷害人的錯誤,
他很難相信我不是故意的,
更難相信我就只是一個無腦的歪果人, 心中的mental model和講出來的實況不符合而已.

這種狀況讓我覺得很挫折,
或許我模仿能力比較好 聽起來比較標準流利,
但是骨子裡我就是一個英文沒有內化到靈魂 不時會犯無心之錯的歪果人,
就像我看起來身強體壯 自己扛行李打小強不麻煩別人大多數時候很man,
但是染色體裡我就是一個XX不是XY 偶爾會需要人幫忙粗重活陪走夜路的女人,
是不是, 要想辦法讓自己講英文腔調重一點 不要太流利, 才能得到多一點寬容呢?
天曉得因為這樣的無心之錯, 我已經得罪了多少人自己不知道而已,
又天曉得我還會因為這樣的誤會, 繼續無心地傷害多少人而不自覺.

好的, 抱怨完畢,
繼續回到真實世界當很man的女人 很台的英文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o 的頭像
Jao

Jao312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