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喜歡也不喜歡週末,
最喜歡週末可以睡午覺,
卻又在花了一天中的半天睡眠後感到空虛,
不明白自己是不是真有這麼累, 倒是有了多餘力氣想東想西.

然後開始厭惡起自己總是很容易把情感加諸於原本只是中性的事物上,
拋棄忘記很難因為所有物件都有段過去和過去曾經很重要而現在捨不得抽離的意義,
接續完成也很難因為事情背後都有快樂悲傷不願讓回憶中的附加情緒來擾斷現行規律,
於是很難下決定很難承諾不是因為錢或時間而是因為擔心附加上就收不回來的心力,
一枝我的筆從來就不只是一枝筆因為它無法客觀是我的延續.

北國冬天的日照真的很短很短,
每天四點不到就開始看夕陽, 然後四點半天就全黑了,
可惜的是黑夜中也沒有星星, 星星上哪去了?

覺得社會上有些價值觀是被過度重視,
物質上的富足從來就不能填補心靈上的空虛,
得到新物品帶來的快樂永遠只是那麼短暫然後習慣,
每年都下定決心這會是最後一次耗費自己和地球的能源,
但第二年總又忍不住希望能給大家帶來生活中小小的驚喜,
即使只是片刻又如何呢? 希望片刻也能化成永恆.

如果說科學是脆弱心靈前的明燈指引,
那蘇打綠就是強壯靈魂下的溫柔救贖吧.

其實我還是常想著二十歲某天夜晚同學在南昌公園問我的那個問題,
如果科學沒有終極目標或解答, 那我們要如何能相信科學?

好吧, 讓我來試圖振作一下,
這世界本來就不公平, 而很多問題也不會有解答.

全站熱搜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