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美國一個很大的社會新聞, 是關於被綁架多年的男孩, 在多年後被尋獲.
事實上在這期間, 男孩有絕對的行動自由. 那為什麼他沒有想過逃跑甚至求救呢?
報章雜誌猜測男孩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今天寄了一封email, 三句話, 快速地按下送出鍵, 心理卻沒有任何解脫或輕快,
反而感到深深的掙扎和愧疚. 我懷疑我得了輕微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無法衡定小小的回饋, 和很多失望, 究竟是何者在我的心中佔有比較多的質量.
只覺得這兩者像無盡循環, 快樂很快地被夷平, 挫折不斷堆高, 氧氣越來越稀薄,
但小小的振奮, 就足以讓我相信一切險惡都有善良的初衷. 只有在想起特別挫折
的事件, 會因為情緒經驗再現, 提醒我撞傷行人的駕駛可不會因本意善良就得以
脫罪.

但人畢竟有求生存的本能, 不會沒事回想負面經驗, 於是, 回憶總特別美麗, 低
落總格外不真實; 妥協現況相對輕易, 改變革新總令人猶豫; 委屈自己雖不美好,
傷害別人卻更令人難過. 即便只是預想啟航, 就已不安如萬針扎, 若真要起步, 又會
是何等千斤枷鎖蹣跚上礪石穿掌.

走過, 需要一股作氣不回望. 只要學到了寶貴的課程, 具體事件會微不足道, 深刻
責難會被遺忘, 而未來, 還是會有天堂.


全站熱搜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