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我會等到自己能一閉上眼睛就睡著才去睡覺,
一方面是不捨晚上的美好, 一方面是不喜歡躺在床上的空白感,
所以每天都是意識模糊的情況下爬上床, 半昏迷狀態睡著.

今天早上自動醒來(這種事情當然不常發生),
望著窗外的陰沉天氣, 十分惶恐,
現在到底幾點, 我到底在哪, 為甚麼我躺在床上,
我潛意識抓起鬧鐘, 發現,
'阿, 鬧鐘再三分鐘才響, 現在是早上, 我在安娜堡的沙發床上'

這樣明確的意識, 沒有讓我感到安心踏實,
相反地, 有一種很惆悵的感覺從腳跟一路爬到頭頂,
阿, 是這樣阿, 我瞪著天花板一起泛白.

我想, 我是希望發現, 自己在台北的吧.

最近大學高中同學們開始加入臉書,
每次看到了大家聚會的照片, 婚禮的照片, 生活動態,
心裡總會潛意識想, 阿, 我也要去,
有點像小孩子看到大孩子去玩, 總想黏在他們背後一起加入那樣,
可是知道自終究只會是個旁觀者.

天氣又陰又冷, 嘮叨地下著的雨,
很像台北的冬天!
只是, 我發現我還是在這裡.

全站熱搜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