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協是一門藝術, 太輕意妥協, 就顯得不夠執著, 沒有毅力, 可是完全不妥協,
又顯得太頑固不圓融. 當然, 妥協不該是基於自暴自棄, 而應該是願意犧牲某方面
的小堅持, 來換取人生更全面的完美. 但是, 在這些相面中, 該要多好, 我們才應
該心滿意足的接受, 然後願意放棄一些堅持, 來進行所謂的妥協呢? 而過去我們做
出的一些讓步, 又是基於甚麼樣的動機原因, 是不是有達到心中期望的更美好呢?

中國道僧跟爸媽說, 我在很多事情上太要求完美, 要學會妥協. 事實上, 我從來
不覺得自己是個"完美主義者", 而比較像是個"分析完美者". 總覺得事情的存在, 一
定有它的目的和意義, 唯有想清楚它背後的原因, 才能真正的掌握超脫. 而完美也
應該是如此. 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完美, 只要我能知道完美背後的組成, 和它門形成的
原因, 或許我就能組合出自己的完美.

這樣說或許有些抽象, 但原理其實很簡單, 就像是做菜, 世界上沒有所謂絕對的
完美食譜, 唯有知道食材和製法, 才能自己調整比例找出自己認為最美味的搭配.

所以完美之於我, 是甚麼呢? 是實驗成功嗎? 或者反過來說, 如果實驗不順利,
我的人生難道就不夠美好嗎? 顯然答案應該要是否定的, 我的生活是不是快樂美好,
不應該是由單一方面來決定. 所以實驗失敗, 我的人生應該還是要美好. 既然如此,
我人生美好的其他相面, 又有哪些呢? 對, 我有家人和朋友. 對吧?

想起前陣子同實驗室的女生說, 她要刺一個tatoo來紀念研究所第一年, 要有
象徵智慧啦 有的沒的符號, "and I want a sad house in the background."
" A sad house? " 大家問. 那個女生接著說, 就像很多美國人選離家近的大學,
她大學雖然住校, 可是其實只離家一小時, 沒想到第一次真的離家, 就搬到 "這麼
遠的中西部, 誰都不認識. 在一旁聽著美國人們講著所謂 "搬到這麼遠的中西部"的
故事, 我沒有答話, 覺得顯得太多餘. 恩, 套句美國同學的說法, 現在我的背景是
a sad house, 裡面是沒有住家人朋友的.

當然, 這是我當初做的妥協, 我也從不懷疑後悔, 可是這會是我長遠希望維持的
生活比例嗎? 如果不是, 甚麼樣的組合, 會搭配成我喜歡的完美? 現階段的我該做什
麼改變來達到那樣的完美? 又或者說, 即便不要想到太遙遠的未來, 我該如何經營
其他生活重心, 來搭配現階段的完美? 感覺似乎走在霧中, 有點擔心, 有點慌張, 知
道無論如何都要繼續走下去, 卻又有點困惑, 有點希望看到東方忽然升起朝陽.

無法絮絮叨叨地講述一次又一次的迴圈, 只能很有耐心地等待, 或許霧就會這麼
散去, 然後我會看見青色的高山和蔚藍的大海.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