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哎哎, 怎麼明天又要早起教書了呢,
哎哎哎哎哎, 害我很不想認真工作, 來po個文章好了.

nissl stain是染細胞最基本的方法
大概是染色法中的幼稚園等級
之前在台灣做了至少二三十次
從來沒想過nissl stain會有失敗的可能性

可是好死不死來到這個實驗室後
nissl stain就怎麼做怎麼糟糕
當然不是糟糕到糊成一團
只是就像相數不夠的相機照出的影像那樣
我要看得小東西都整個解析度不夠看不清楚
(很不幸我又是全實驗室唯一需要這種高解析度的人)

當我在顯微鏡下看到這匹玻片的時候 是真的很想昏倒
雖然已經做了修正 可是然顯然沒有得到預期的結果

老闆下午得知這番消息後
照例指點了我求救門路 (就是那種要去哪裡找資料阿 可以諮詢某某人阿之類的)
然後 老闆忽然話鋒一轉, 說, " 很多時候一開始總會比較不順利, 但這些問題會可以解決的."
我說, " 對, 我相信這些都可以被解決. 只是我想試試看, 如果可以挽救這匹玻片就很棒,
但是即使不行, 下一次做應該就可以更順利."
(此時, 我心中已經隱隱感受到老闆要開始心裡建設的意圖...0,0....阿可是我沒有很難過阿 )
老闆又說, "沒錯, 最終會成功的, 很多事情都是step by step."
我說, "我也相信會成功的, 雖然有點可惜這次沒有成功, 但是再花些時間, 我們就可已有更精確的結果."
老闆說, "沒有關係, 我相信xxx當初也是經過一番調整, 終究會能達到目標的.
到時人們會很想知道這樣的結果, 我們也能更有信心發表結果."
我說, "對地, 至少我才會對結論更有信心."
老闆豎起大拇指表示贊同.
又接下去, "不過顯然你的老鼠在行為上有達到某種效果, 這是個好開始."
我又說, "對, 這匹老鼠也有這樣的效果, 十分有趣, 雖然我還沒有分析完"
老闆又說, " 只要step by step, 就會達到目標."
(然後類似這樣沒什麼內容的對話又持續了好一會兒...@@)

我老闆不是慷慨激昂戲劇化的人, 只是會很專心而沈穩誠懇地述說,
對於老闆的安慰與鼓勵, 我真的是十分感激與感動地.
只是我想要讓老闆知道我沒有很沮喪呀, 所以就很努力地在對話中表現樂觀,
不過老闆怎麼一付想要展現比我更樂觀的樣子, 不斷充滿陽光地把話接下去,
講到最後, 我都覺有點好笑, 怎麼搞得自己好像在演舞台情境劇,
劇情是兩個生意失敗的師徒流落街頭, 不斷彼此互相鼓舞有朝一日會飛黃騰達之類的.

昨天晚上, 實驗室的一個剛申請上PhD program的女生和我同路走回家,
她說她去各學校interview的一個很大的心得,
就是我們已經習慣把當我們老闆的學生當成理所當然的事情,
都忘記在外人眼中, 這是多麼難得又幸運的事情.

經歷nissl stain失敗後的對話後,
我又再次想起和那女生的話,
事實上, 我從來沒有把今天的一切 take it for granted,
沒有任合一天, 我不是滿懷感恩和喜悅地起床 到學校 回家 和闔上眼睛睡覺,
想著 能在安娜堡看有趣的文章 做有趣的實驗 當我老闆的學生 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
然後我就不禁懷疑 莫非實驗失敗其實是上天故意創造的契機?
好讓我們能感受到 能有這樣的老闆 是多麼的難得,
阿, 所以說, 結論是, 因為我實驗太常出槌, 所以才每天都覺得自己在這個實驗室很幸福?

最後來的中文連結, 是某天我在網路上亂逛連結到的,
關於我們實驗室研究的新聞, 很有趣吧!
http://only-perception.blogspot.com/2008/03/blog-post_3029.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o 的頭像
Jao

Jao312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