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一本很吸引人的好書
內容在敘述一對父子橫跨大災難過後的美國往南尋找生存希望的過程
大部份的土地都已經荒蕪 少部份存活的人也在世界最黑暗時發揮人性灰暗的極致
這對父子要對抗天氣的嚴寒 食物的貧乏 和人性的醜惡
路途中 父子有很多對話是關於誠實 執著 人性 在逆境中保持希望 和生死

舉例其中的一段關於'好人'的對話
兒子問 '這世界上還有其他存活的人嗎?'
父親 '有的'
兒子問 '很多嗎?'
父親 '我不知道, 但是有'
兒子 '那他們都是壞人嗎'
父親 '不全是 有些好人'
兒子 '很多嗎?'
父親 '我不知道'
兒子 '但是有'
父親 '對.'
(這樣的簡單對話 呈現出近乎令人絕望的脆弱
卻又展現出不放棄的韌性 和某種微薄的光明希望)

書蠻大本的 但是很好讀
用字簡單卻很深刻 強烈推薦!

(就個..我本來是坐下來要打論文的
怎麼又忍不住打起網誌呢? )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小時候我們何家小孩會被指派的工作,
除了擦地板, 洗碗, 撕四季豆莢這種常見的小差事外, 就是幫阿公搥背.
事實上, 所有人最先學會的差事, 應該都是幫阿公搥背.

幫阿公搥背,
基本上就是輪起兩個拳頭, 用力地往阿公的背上打,
通常阿公會說 '要垂兩百下' '要垂三百下' 這種隨便興起的整數,
然後大家就開始使勁地邊幫阿公搥背 邊默算自己已經垂了幾下.
有時候阿公會說' 要用力點呀, 你剛剛沒有吃飯嗎?'
我們就得更用力地捶阿公的背,
每次我都會電視看太多地擔心兼幻想自己把阿公打成烏青或內傷,
可是阿公總笑咪咪地說 ' 小孩子拳頭小力道小, 捶起來很舒服ㄧ點都不痛'

我永遠記得夏天傍晚, 阿公穿著白色的紡紗短衫, 和西裝褲裁短了的那種灰色短褲,
橫躺在沙發上休息, 電風扇轉呀轉地,
如果有小孩開始吵無聊, 大人被吵煩了就會說 ' 那你去幫阿公搥背300下'
然後阿公就會轉過身去, 大家就輪流蹲在沙發邊幫阿公搥背,
搥著搥著, 手酸了就越敲越慢,
不然就是跑去對電風扇講話, 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像機器人.
天氣很熱, 蟬在外面嗡嗡翁地吵,
阿公的電扇數十年如一日地左搖右晃, 我們的小拳頭反覆單調地上下擺動, 讓人分不清過了多久,
時間慢到像要走不動, 伴著阿公躺在沙發上的背影, 彷彿就要靜止成永恆.

暑期輔導讓我們沒有時間倒在地上閒到發慌,
阿公也不再轉過身去叫我們幫他搥背,
某方面來說, 童年和幫阿公搥背是一齊手牽手步出我的生活的,
於是每當我想起幫阿公搥背的日子, 腦中就會浮現那無憂無慮的童年夏天.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其實不需要透過夢境, 在現實中的我們就處在多層疊起的情境和故事裡,
很多時候我們想從現實世界往下跳一層, 躲在自己建構的情境中,
當然初衷都是希望能換取多一點時間, 給自己一點自由度更大的空間,
(例如說 喔 不然我先去吃個pizza看個inception再來努力寫論文好了 應該不會太難寫)
好找到關鍵點, 然後回到現實世界面對挑戰,
可是有時候我們在虛構層久了, 建構起某種舒適的世界,
就想留在原地, 逃避現實生活中應當面對的問題或責任, 而且否認這麼做是和現實脫節,
(例如說 看完inception又一直覺得研究裡面的劇情好重要 而且要知道演員是誰 想說論文之後再寫好了)
很不幸的是, 自己很多時候會無限回圈跳不開來, 也沒辦法自己打醒自己,
而這種時候, 就需要透過旁人的擊破, 來幫我們走出自己建構的虛幻堡壘, 回歸現實世界,
最糟的狀況, 就是當我們ㄧ層又一層地放棄, 最後就只能遊走在世界的邊緣, 自己孤獨老去.

(以上心得很適合論文/paper寫不完 感覺未來很茫茫的此刻
也謝謝所有打醒我過 幫我回到現實世界的親朋好友們)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時候我是個不太乖的小孩, 意見很多不愛服從管教,
印象中會用'鐵的紀律'教訓我的人, 除了爸爸, 就是阿公和大伯,
而阿公使用的道具, 是具有多重功能的抓扒子,
通常這種時候, 就要趕快找心腸軟的阿嬤當救兵.

有一次在板橋舊家, 忘了我又幹了甚麼好事,
阿公生氣地拿抓扒子要來打我,
還好板橋舊家的公寓不大,
我立刻就飛快地跑到阿嬤背後,
我甚至記得, 自己就站在客廳藤制沙發的上面, 抓著阿嬤擋在前面,
三人完全不理對方在說甚麼的大呼小叫,
開始上演阿公一直伸長抓扒子, 想越過阿嬤把我抓出來, 那種像老鷹抓小雞的戲碼, ,
就在阿公揮舞著抓扒子將要秒殺打到我的瞬間, 我迅速往阿嬤背後一閃,
然後...然後..啊~~~~~~~......阿嬤就被打惹 囧rz
抓扒子是打在阿嬤的手指上, 阿嬤的手指立刻紅腫起來, 我們三個都嚇了一大跳,
當時真是感到十分地歉疚和罪惡, 怎麼自己不乖結果怎麼是阿嬤被打勒? 囧rz

也不知道是阿公年紀大了脾氣漸漸變溫和,
還是我後來長大了真的有變比較乖,
似乎上小學後, 這種阿公提著抓扒子一邊碎碎念一邊追著我跑的場景就漸漸消失了.
其實以阿公當年的功力, 要把我制服狠狠揍一頓應當是易若反掌, 我卻不記得自己是否有真的被抓起來打過.
現在回憶起來, 除了不懂自己當年為甚麼要那麼壞外, 滑稽好笑的成份居多,
想想也蠻懷念那段阿公還很靈活很年輕氣盛, 我還像野獸般很不服從管教的日子,
當時我 阿公 阿嬤 都是如此嘶聲力竭使盡全力地活在當下哪!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阿公以前有台的野狼一二五機車,
野狼125長得像電影裡郵差會騎的那種, 前面有個很大的油箱, 發動時排氣管還會噗噗噗吼上幾聲,
只是郵局是綠色的車身, 阿公的可是神氣的紅色.
每天下午睡過午覺後, 他就會騎著野狼一二五去找朋友聊天,
然後再晃到市場, 東看西看, 新鮮有趣的, 覺得家裡會缺的, 就買點回家.
事實上回想起來, 多數的時候家裡的冰箱都是爆滿的, 可是阿公總還是會買點甚麼.

在我還很小的時候,
我每年都會在阿公家住上一段日子,
通常是學校放長假, 或是爸媽有急事, 有一次則是得了支氣管炎燒到四十度被送回阿公家休養.
(不過基本上幼兒哪有休養這種事情, 每天都在外面吹風, 和當年還是小學生的二堂哥跑來跑去和吵架)

有次在阿公家久住的日子, 忘了為何下午都只有我一個小孩,
日子很無聊, 每天都在等堂哥堂妹放學, 不然就是吵阿嬤要他和我玩,
我是不敢去吵阿公的, 因為阿公有打人用的'抓扒子'.
阿公可能是看我在家無聊, 那陣子要和野狼125出去兜風的時候都會帶我一起,
我還很小隻, 所以阿公都把我放在紅色的油箱上, 車一發動, 整個油箱都會微微震動,
跑在小鎮的路上, 感覺自己很特別, 可以坐在野狼125的油箱上, 可神氣的呢.

那陣子, 我酷愛玩一個遊戲,
就是趁阿公不注意的時候, 去按野狼125的喇叭,
阿公就會很配合地驚慌失措,
'你是不是覺得很奇怪怎麼有人按喇叭?' 我問
'對呀 我想說我沒有按 怎麼喇叭會響' 阿公回答
'那你有沒有嚇一跳?' 我又問
'黑阿 錯幾ㄉㄧㄡ' '
那是一個阿公和我都說台語的年代 我每次聽到這種回答就會在油箱上笑得東倒西歪,
'那你有沒有以為是壞人按的?'
'沒有 可是如果再兩次 別人可能會以為是壞人按的'
小時候的世界裡 大家都是好人不然就是壞人
我怕大家真的以為我是壞人 所以都真的玩幾次就不敢再按喇叭

想不起來當時自己幾歲了,
可是根據這遊戲推斷, 大概只有三四歲吧,
綠燈亮了, 野狼125開始向前跑, 沒有人戴安全帽的, 長直髮被風吹得像小瘋婆子,
眼睛瞇起來感受那獨一無二的幸福, 全世界只有我可以坐在阿公野狼125的油箱上奔馳,
'阿公我要喝甘蔗汁' '好呀 到市場就買'
其實即使我不問 到了市場阿公還是會買現搾的甘蔗汁給我,
可是我總會迫不及待想要早點得到肯定的答案, 然後就可以沿路期待蜜滋滋的甘甜.

我從來沒有問過阿公記不記得這段回憶,
可這是一個平凡善感有很多意見要表達卻又很在意別人看法很想得稱讚認同的小孩心中,
少數全然被接受, 被包容疼愛, 得以無所顧忌的時刻.
而這般的印痕記憶, 讓我即便到了今日,
想起阿公都還是有種很柔軟 很溫暖 像小熊躲在洞穴裡舔著蜂蜜的幸福.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永遠記得三歲的時候, 爺爺抱著我在莒光號上, 指著窗外水稻田中的長腳鳥說, '你看, 白鷺絲'
'白鹿?'(當年的我真是充滿困惑 那鹿怎麼那麼怪) '是白鷺絲' '白鹿是甚麼?' '白鷺絲是腳細細的鳥'
'喔 白鹿師! ' 我對這個答案滿意地驚歎到 (當年我一直以為那種鳥叫白鹿師)
對於在台北長大 鳥等於麻雀的我來說, 這是一個有趣極了的發現,
於是整趟火車, 爺爺就不厭其煩地陪我在找窗外的'白鹿師',
從此之後有好長一段日子, 每當要坐火車時就十分期待能看到白鷺絲,
甚至到了今天, 白鷺絲都還是會帶給我眼睛一亮的驚喜.

三歲真的有記憶嗎? 我想是有的,
我記得自己白色的睡袍, 綁揪揪, 吃三歲生日蛋糕, 說要把藍色小熊給爸爸 棕色小熊給媽媽,
開始上幼稚園, 早上大肚子的媽媽在車子前座幫我綁頭髮, 老師帶我們走過都是落葉的校園,
回到教室的時候媽媽已經不見了, 後來媽媽差點流產住院, 忘了為甚麼爺爺來臺北帶我回草屯住,
我坐在爺爺的腿上一直數白鷺絲, 世界就都變得令人開心了起來.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的老闆是那種做什麼事情都很成功的強者
研究方面一直在得獎不說 教書會被學生票選為成最佳授課教授(很多教授把教書當苦差事 不要太糟就好)
連住的房子的維護 都得到我們這個county的獎 上了地方報紙
(報紙刊登了超大的超片 是老闆和老闆的黃金獵犬閒逸地坐在灑滿陽光的屋前草坪 實在是十分'夢幻' 科
可是報紙沒有加Dr.XXX這樣的title耶 可能老闆喜歡用小鎮平民的風格出沒)
總之是個從容優雅 全身充滿獎牌光環的'人'
說'人'好像也不太妥當 基本上我們都覺得他只是形狀長得像人
大部份試用於人身上的法則 對他都不管用

他的基本信念就是 人要不斷的進步前進 不該讓任何理由阻止自己盡最大發揮
於是 當你在做A的時候 他就會開始建議你一起做B
當你A快做完的時候 他已經開始幻想CDE可以和B同步進行
他從來不會有'這有點難 不一定會成功' ’這樣壓力很大 要慢一點' '先把這件事做好 再來處理下一件' 這些念頭
基本上'難'這種有負面意義的字眼 是從來不會從他的口中說出
當你興高采烈地跳下去 發現過程很難的時候 他就會說'你看 我們已經又前進一步了 結果很令人期待'
如果學生覺得事情太多 壓力太大
他的說法會是'你看 每天花一點時間 慢慢就會完成' '這就是人生呀 大家都是這樣 你不是唯一的'
總之 在他的手下 你就會發現自己怎麼永遠踏在不同的路上往下跑
他倒也不會拿著stick在背後趕你 比較像是吊個carrot在你眼前引誘你一直往下跳

但是不是所有的老闆都是這樣的喔
有些人比較小心 比較謹慎
什麼事情都是'這個很難 不要掉以輕心' '這很花時間 慢慢學才會上手'
如果你想往前衝 他還會拉住你要你放慢 不要輕忽細節
這樣的風格比較保守穩固 可是做起事來很礙手礙腳很難真的邁開步伐大步跑

我老闆這種方式很它聰明的地方 對於教導小孩和學生應該很有用
人的本性 多少都有一種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天真 也多少有探索的期待
如果你跟初學者說 老虎只是一隻大貓 他就真的會跳上去和老虎玩
即使沒有打敗老虎 至少也看過老虎 摸過老虎毛
了不起被咬了 你再跳出來把老虎打死 然後說'沒關係 大家都被咬過 現在我們換試試看獅子'
或者如果你和初學者說 前面有很很棒的風景喔 他就真的會往前跑
即使中途發現怎麼有這麼多荊棘 可都已經在路上了 通常也就很認命砍出一條路
可是換個方法 如果你跟初學者說 老虎很可怕 很兇猛 千萬要小心
初學者可能還沒上路 就開始發抖 遇到老虎 就轉身想跑
或者如果你和初學者說 前面風景很棒 但是要慢慢來 路上會很多荊棘
那他可能跑得小心翼翼 尤其是如果你還在旁邊東提醒西叮嚀的 他可能就更難用自己的方式邁開步伐奔跑
總而言之 這是一種在學習過程中的正面彩虹模式
重點在一直提醒你將來會看到美麗彩虹 而不是一直提醒你看到彩虹前要小心下雨而導致你因為害怕下雨而錯過彩虹

在帶了很多大學生後 尤其是做了學士論文的學生後 我深深體會這種哲學是不容易的
要有對'人'很大的基本信任 和當錯誤發生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能耐
可是也只有這樣 他們才會真正進步 發展出自己的方式 有自己的姿態

我將來postdoc想做轉換跑道
也沒什麼太堂皇的理由 純粹是覺得好玩 很多相關研究讓我感覺有趣萬分
可是這樣的決定轉換很大 有點像北京搬到倫敦那樣 也完全不切實際和充滿未知
好幾個教授聽到這樣的決定 都會先幫我心裡建設過程可能會很辛苦是很大的挑戰
所以當我很保守的跟我老闆說 '我想試試看學ooxx 如果很難或是無法接受 就改回來做和原本相近的xyz'
我老闆的第一個反應不是安慰我說'對 有想好退路很好' 或是用日本武士精神激勵我說'沒錯呀 很難 可是要用鬥魂打倒它'
他只是很稀鬆平常地說' 全世界有上千上萬的人在用這樣的方法 再怎麼樣都不可能那麼難 他們能學會你當然也能.'
很典型的 讓學生處在'初生之犢不怕虎和充滿期待'的回答

我覺得這是我從我老闆身上學到很重要的哲理
不要怕失敗 不要設限 永遠多方嘗試 永遠正面的一直向前跑
或者說 即使害怕失敗 還是要勇敢前進 決定了要嘗試 就努力去做不要太多雜念
將來希望我也能用這樣充滿信任的態度面對學生和小孩

和在烏雲中摸索的大家分享 朦朧也會營造另一種美麗 只要我們保持希望
你看到等待出發的太陽了嗎?
CIMG0815.JPG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好像沒辦法直接連結到pixnet耶 照片在flickr上
http://www.flickr.com/photos/51048784@N05/

週末我去安娜堡唯一的廟幫阿公拜拜
我選了星期日去 因為那天是阿公在台灣的頭七
廟在離downtown不遠的地方 其實外觀除了佛教式的屋頂 和一般民房很像
走進去後 是一個很漂亮整理的很幽靜典雅的小花園
在花園種花的白人女尼姑顯然沒有接到我們之前打電話去的訊息 有點驚訝怎麼有人出現
不過他還是很好心的幫我們開了門 帶我去他們的小佛堂
聽說來意後 就找了幫阿公祈禱的佛經 帶我朗誦了一遍
之後就讓我靜靜的點香(美國的香怎麼有香水的味道呀 不太一樣耶) 靜禱

之前我跟妹妹說 我覺得我應該無論如何要去美國的廟
感覺上 美國的菩薩應該比較有空 畢竟大部份的事情都是耶穌在處理了
果然 當天整間廟只有我
我心想這樣正好 菩薩應該會很專心聽我的祈求

雖然菩薩雕像是亞洲人 可是地點是在美國
一方面不太確定菩薩習慣用甚麼語 一方面希望聽各種語言的菩薩都會聽懂我的祈求
所以就中文和英文都講說 台語也支離破碎的拼湊一下
我請菩薩告訴阿公 美國慢12個小時 所以如果頭七在台灣結束後 請阿公來美國找我玩
還有我們大家都很想念他 可是不要掛心 家人們都很和樂也充滿正面的態度
我也告訴菩薩阿公一輩子正直 熱心助人 對後輩也多鼓勵和慈祥 實在是很好的人
希望菩薩帶領阿公 在完成此生任務後 變得更有智慧 放心地和阿嬤一起邁向下一段修行

看著裊裊青煙從桌上一直升到佛堂頂端 環繞著菩薩的臉
忍不住想 阿公會不會就在那裡呢 和菩薩一起看著我
心裡忽然就覺得很溫暖 很平靜 也有些不捨

這是我第一次去美國的廟 希望阿公有收到我的祝福.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國外這整個過程
最令人頭大的 至少對我和很多朋友來說
絕對不是甚麼語言或是飲食或是實驗做不出來這些事情
而是一種對未來的不確定 和歸屬感的缺乏

很多在台灣的人或許沒有感覺
但是當睜開眼睛 知道自己未來十年都會生根在這有老朋友有家人的城市中
知道自己有困難可能可以找某某老同學諮詢 需要幫助可能可以向某某親戚求救
實在是一件像小貓咪喝溫牛奶那樣 幸福到眼睛都會瞇起來的事情

每次看網路上的鄉民 罵那些長期住國外又很愛對國內情況發表意見的人'外國狗'
心裡其實都會感到有些淒涼
天知道在他們不斷搬家 很少朋友 沒什麼家人的情況下
那是他們僅有的踏實 和唯一能得到歸屬感的方式
(當然這不代表他們的意見就是對的)

你問我既然早知如此那又何必當初?
問題是 當初就是不知道會如此呀
當年可年輕著 勇敢著 初生之犢不會虎著 就這麼跳了進來
於是就像一條不歸路地只能走下去
儘管環境再好 生活再快樂
腳步卻是越走越鬆 越來越覺得這些離家後走過的地方都不過是人生中的海市蜃樓

你說 那總還是有比較喜歡 比較想紮根的城市呀 畢竟人總要有永久的居住地
我不至可否 卻也毫無意見
紐約 西雅圖 舊金山 芝加哥 華盛頓 在美國人的心中是天南地北的不同
可是在我的感覺理 他們都只是‘美國的一個城市'而已
硬是要選 只會得到一種連要鼓舞自己稍微有點熱情都很難達到的冷漠

那就回台灣吧
是呀......可是......
然後腦中就會出現更多無解的問題 以無窮迴圈的方式壓榨出更多不確定性

想想自己也不年輕了 竟然還虛幻地來不及擔心甚麼五子登科
只希望有一天睜開眼睛 能知道自己未來的五年十年 會住在某個有家人有朋友的城市裡
那將會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去底特律的目的
主要是要去一家叫five guys burgers的速食店吃漢堡
但既然都開40多分鐘到了這麼遠的地方
當然就順便去附近參觀一下
回程順便去看看福特工廠

這個區算是底特律繁華的地帶
一直讓我想到Baltimore
兩個曾經繁華燦爛的都市
如今都只剩下一小區比較光鮮亮麗
這棟是GM的大樓
CIMG0740.JPG
遠觀小小的商業金融區
CIMG0749.JPG

漢堡店 美國很多家庭式餐廳很愛紅白搭配
CIMG0753.JPG

漢堡 薯條 可樂
還不錯吃 但是三樣加起來要十塊也不便宜
而且吃完後有點油膩 飽超久 很難想像有人可以常常吃這樣的速食
CIMG0758.JPG

來個漢堡近照 他的toppings不用錢
所以我就很難抗拒地甚麼都想加 加了lettus, tomato, grilled onion, grilled mushrooms, hot peppers, mustard
CIMG0759.JPG

店內很多人都看起來像是藍領階級 很巨大 可是不好意思放他們的照片

這個漢堡店在一個類似小希臘的地方
CIMG0767.JPG

美國其實很多商業繁華的地方 還是外來移民在經營
那為什麼 簽證要這麼麻煩呢(顯示研究簽證研究的很頭痛貌)

福特工廠下一篇再寫...

附一張前一天的晚餐
在grizzly peak(一個bar)點的 bison sloppy joe漢堡的圖
前面那一堆是番薯條 後面的才是bison sloppy joe堡
點這個完全是因為好奇bison肉 我最愛點沒吃過的奇奇怪怪食物嘗試了!
感覺比牛肉清爽一點 可是因為調味很重 所以也吃不出太大差別

CIMG0728.JPG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出國念書是令人學習成長很多的歷程
當然在國內也是會有不同的成長
但是有些特技 就真的是在國外比較容易學到的
像是不屈不撓打電話和說著各種腔調英文的客服單位吵架
或是洗笨拙如蹄的手做點小餐點

想當初在台灣 我連白飯都沒煮過
除了燒開水泡麵 甚麼菜都沒炒過
可是美國的外食這麼貴
如果照台灣外食的頻率 每個月底可能都會經濟拮据
而且這裡很多東西都又油又鹹 吃了身體也是很難受
於是懶惰如我 也是會乖乖煮飯
(要鄭重洗刷我都把所有東西煮成大鍋湯的謠言
那是只有前幾年呀)
和很多人比起來 其實還是很汗顏
不過和五年前比起來 真的是有長足的進步

上禮拜 我做了全麥pizza 科
(游標移到圖片上圖片會變大)
CIMG0723.JPG

來個近照. 可是從麵粉開始做的呦!
再次強調重點 是從全麥麵粉 酵母 糖開始做的呦
cheese也是自己袍絲 橄欖也是自起切的 只差番茄不是自己種的了!
(尾巴翹起來)
CIMG0724.JPG

再來個小點心
CIMG0706.JPG

覺得太佩服自己了呀!
著實是出國以來很大的成長!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每年四月的第一個禮拜的禮拜日(還是禮拜六阿?)
都會有團體在學校總圖前廣場舉行Ann Arbor Hash Bash
訴求大麻合法化
這在美國是個吵得沸沸揚揚的話題
很多人覺得大麻的成癮性比菸酒都低 每年都有人因為菸酒過量喪命
卻從來沒有人為了大麻過量致命 為甚麼要單獨禁止大麻合法?
再加上大麻的經濟效益很高 所以很多人希望開放大麻栽種和販賣
可是當然也是會有反對的聲音
大麻怎麼說都是成癮藥物 會殘留體內脂肪細胞很久
有些吸毒者 是因為大麻已經不足以滿足他們 所以開始嘗試更刺激的藥物
總之是個令人又愛又恨的藥物
再加上大麻之前和嬉皮 和social activists有數不清牽扯
要不要開放大麻合法是個不光是藥物機制 還牽扯到社會倫理的複雜問題
前陣子south park甚至出了一集討論諷刺這個話題

我的一個小小實驗side project
就是在看大麻對老鼠腦的影響
我看過眾多被打藥的老鼠(海洛因 安菲他命)
就屬被打大麻的老鼠看起來最'爽'
整個呈現和平 溫馴 友善 近乎信仰上帝的樣子
可是就因為老鼠一下子就看起來這麼爽 加上很多研究證明大麻也會改變腦的結構
我其實對大麻完全沒有危險性這樣的說法 抱持懷疑
(想當年年少我也曾經希望大麻是種輕易取得的合法品)

總之 既然有這般訴求大麻合法化的集會
典禮上還請了早年因持有大麻入獄的social activist當貴賓
(一般認為大麻只是藉口 當年他入獄的主因是因為到處和政府作對 政府看他不順眼)
總是要去晃一下看看大家是在訴求個甚麼勁

當天的會場實在非常‘有趣'
擠滿了各種平常校園不會看到的人群
有長髮糾結穿著彩色飄逸的嬉皮群
有滿身刺青染綠色紫色頭髮的青少年
還有一些可能是退伍軍人 穿著迷彩裝充滿不滿和憤怒
當然也有一些 ㄟ 身上掛滿叮噹響的吊飾 褲子寬得快掉下來的嘻哈份子
和平常那些穿polo杉卡其褲或是 鮮艷洋裝的中年人
或是背著大背包穿牛仔褲踏涼鞋 或是緊身短T頭髮乾淨柔順的年輕人
是完全不同的一群人

平常密西根州大麻相關的法律 其實非常的鬆
可是因為我們身處校園 在校園內被抓到有大麻其實會受很重的處罰
(不過事實上我從沒看過誰在抓抽大麻 三不五時也會看到有人在balcony上抽)
不過當天基本上整個會場都飄著濃濃的大麻味 每個人都在噴煙
警察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偶爾看他們衝進人群警告公開販賣大麻的人 如此而已
到處都有人舉標語發傳單 甚麼'大麻clinic' '優質大麻商店'
最有趣的是'大麻烹飪課'(真的! 米國人會把大麻放進布朗泥會是餅乾裡)
然後台上的人拿著大聲公在講甚麼 基本上完全聽不清楚
可是每一個段落 大家就會很high地起來喊個口號 大喊要大麻合法化

對我來說最新鮮的 倒不是眼前這些五顏六色的人群和標語
而是不斷傳來各種神奇的味道
原來 大麻有不同種植物 不同種組合 然後也會有不同的氣味!
基本上只要有人從我面前經過 我就會聞到一股新的香(?)味
讓我有種 在實地考察自己實驗的human版的神奇感受

可惜當場沒有想到要照相
不過事後集會結束 有一群嬉皮和某種無為主意信仰的宗教份子
在現場跳起舞來 我趕快拍了幾張照片留念

CIMG0634.JPG
左邊那群是hare krishna 右邊是長髮的嬉皮們

CIMG0637.JPG

安娜堡是個挺開放的校園 夏天天氣好
就會看到嬉皮們群聚 躺在草地上閒聊睡覺
我想我如果真的畢業離開這個地方
應該會懷念這番景象的吧!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