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動物實驗的人, 總免不了要探討一下, 動物有沒有所謂推理能力, 還是說, 他們的表現,
其實都只是經過經過反覆學習後的反射動作. 我妹跟我說了一件我家那未經嚴謹訓練下成長
的Mac的故事, 讓我覺得很神奇也很有趣, 可以算是這場辯論下的case study.

話說Mac對於我家所有會發出聲音的烹飪器具, 都有著莫名的熟稔與執著. 每次只要烤箱或
微波爐在轉, 他就會興奮地不時去觀望, 等那如天籟般的"叮"聲響起, 他一定第一個衝去烤箱
或微波爐前. 我們可以說, Mac知道叮聲後就會有食物, 所以不管何時有叮聲, 他都會聯想到
食物, 只是一種聯想和反射. 當然我們也可以說, Mac據有推理能力, 他知道叮聲代表食物烤
好了, 可是不是任何時後的叮聲都有同樣的意義, 如果烤箱裡沒有食物, 或是有人無聊在玩烤
箱, 那種情況下的叮聲是沒有意義的. 你們想, Mac會是如何思考的呢?

幾天前妹妹丟了幾個小餐包去烤箱裡烤, 可是她等不急烤好, 就很兇猛地把小餐包拿出來
齜牙咧嘴吃掉了, 然後Mac也分到一小口小餐包. 烤箱繼續轉著, 不久後, 烤箱發出了如
天籟般地叮聲, Mac立刻警覺地豎起耳朵, 可是一反常態地, 他沒有飛奔到廚房, 而是立刻
恢復原本在進行地家中趴趴走活動.

我妹說, 他當場就十分驚訝, 因為顯然Mac據有某種推理能力, 讓他知道, 烤箱裡已經沒有
小餐包了, 這個叮聲只是個幌子, 他可以不用在意. 我聽了也覺得好有趣, Mac到底都什
麼時後學會這些邏輯的呢? 我不是心理學家, Mac也從來不像巴布洛夫的小花或老闆的
托比那樣, 經過嚴謹教育, 可是卻常常有好多神奇的表現.

我常會想, Mac到底了解多少事情, 有多好的記憶力呢 (註一)? 巴布洛夫和老闆, 小花和
托比, 相較之下, 不是心理學家的狗的Mac, 就像某種鄉野傳奇, 天然而不須證實地可愛
和被珍惜著 :)



註: 他只去台大玩過一次, 從此之後, 我家車子開到台大門口, 他就會興奮地在後座跳上跳下,
沒有人知道, 他是利用甚麼用的方法辨識出台大, 甚至只需要一次經驗, 就可以形成長期記憶.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