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春天來了, 全身的流浪基因開始躍動, 想ㄧ步一印走過世界的各個角落. 高山是什麼
樣子呢?大海是什麼樣子呢? 感覺它們的影像好模糊了, 我想我需要旅行.

順便抱怨一下UM的春假, 每次都在二月底放, 冷得不得了 積雪白茫茫, 感覺這是個
很莫名其妙且應該改進的校規, 也不曉得學校是用北極圈標準在定春假, 還是是體貼地
要讓大家在春假去滑雪?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28 Wed 2007 00:31
  • 溼熱

早上出門, 一直被一種"大生盃"的氣氛環繞, 或許是溼熱的天氣,也
或許是年輕人四方奔走的街道, 猛然一想, 對耶, 如果在台灣, 這也差
不多就是大生盃的季節了.

沒有目標地走在路上,如果一直走一直走, 就能穿越太平洋,那該多好!
真想念有家人 有朋友 有歸屬感的台北.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小時候帶我長大的嬸婆中風, 對孫子輩的記憶只剩下我和那一塊長大的孫女,
所有去探望嬸婆的年輕輩, 她ㄧ律喚喊他們"昭儀". 雖然用理性的科學去分析, 那
或許只代表了存放關於我記憶的腦區恰巧沒有受損, 但是情感上依然令我感到難
過, 我就像那飛離了的雛鳥, 拋下了過去的生命共同體, 有了自己的生活.

回想起上一次看到嬸婆, 是國中時某個遠親的婚禮上, 最後要離開時, 特意去
拜會嬸婆. 看得出嬸婆非常開心, 我心裡大概有一百個太陽在等待日出, 感覺想說
得很多, 卻又什麼都說不出口. 嬸婆眼睛不好, 戴了眼鏡, 人也看起來虛弱不少.
除了"你好呀", 我心中的太陽終究一個都沒有劃破黎明, 在山的陰影背後發燙流竄.
要離開時, 我非常認真地多看了嬸婆很多眼, 想記下她的樣子, 有種曾經密切無比的
人, 將從我生命中消失的無力, 學習著"人來人往, 沒有人會永遠停留".

嬸婆變成什麼模樣了呢? 在我心裡, 嬸婆的模樣已經停格在那場婚禮最後, 她穿
著碎花旗袍 戴著眼鏡 笑著說"哇, 長這麼大了"的那一刻. 在她的心裡, 我的是不是
也永遠停留在十歲呢?

說真的, 我寧可今天嬸婆記住的不是我. 因為那或許代表在這十多年間, 她有好多
快樂的回憶, 而甩賴愛吃糖的幼年昭儀, 只是無足輕重的一角. 如果她真的必須記得
我, 那麼我寧可她記住的是現在的我. 飛離了的雛鳥, 有了自己的生活, 但在每個夕陽
西下的時刻, 都會望著窗外的橘紅, 想著過去的生命共同體, 而今天我想著的是嬸婆.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於身處戶外的強烈渴望, 是我在台灣從來沒有體驗過的. 歷經寒冷的冬天,
好不容易天氣回暖, 樹梢開始發出嫩嫩的綠芽. 終於可以拋下厚重的夾克, 輕鬆
地走在路上, 微風吹來, 好不舒服. 天氣轉換帶來的愉悅之強烈, 是真的會讓人
在穿過樓下大門走向室內時, 感到一絲惆悵, 希望可以就這麼待在戶外.即便進到
了室內, 能扯開個百葉窗讓陽光和五彩繽紛進入眼簾, 就已是十分滿足. 春天來了,
在這四季分明的北國, 我第一次為此感到無比雀躍.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12 Mon 2007 22:38
  • 稻草

駱駝死掉了, 仙人掌流下了眼淚, 在沙漠中開出生命的花朵, 或許不美艷, 但很堅強.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