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忘了為什麼, 我和Jamie說起我小時候很"野"的事積,
大人叫我不要去做的事情, 通常我都一定會去做,
也不是真的叛逆,
只是想要知道為什麼不可以做這些事情而已,
但行為上就很不受法理管束也很難被師長控制.

最早的記憶, 應該上幼稚園之前在嬸婆家的日子, 也就是三歲半以前,
夏天的晚上嬸婆會在房間的地板上放補蚊燈, 在黑暗中閃著紫紫的光芒,
嬸婆千叮嚀萬叮嚀 "手不要去碰, 會被電到 會很痛 "
但是嬸婆越叮嚀我就越想去碰,
然後我就真的伸手去碰了, "趴滋"一聲, 我被聲響嚇了一跳,
很認真地感受著手指的痛感, 覺得好像還可以接受,
這時嬸婆就手刀衝過來了, "哎噢, 手怎麼這麼'尖'(台語的皮), 講都講不聽"
當時我認真的覺得其實摸一下沒什麼關係啊, 沒有那麼痛的,
可能只差沒有邀請嬸婆一起來摸摸看而已.

然後就開始了一連串一點都不循規蹈矩, 不得老師歡心讓爸媽操心但是努力變乖的成長過程.

Jamie聽了後覺得當年那麼野而不受拘束的我, 真是幼兒屆的奇才,
然後很期待將來我們如果有小孩也會那麼的野.
"什麼鬼, 我希望我小孩乖一點啊, 最好不要像我當年那樣 " 我說,
"可是那樣很特別啊, 很野有什麼不好?" Jamie說,
"那樣不好呀, 老師會不喜歡, 爸媽會很操心.
總不希望自己的小孩被老師討厭吧? 被師長討厭要怎麼辦? " 我想了想後回答,
"那就跟小孩說, 你有一些行為是老師不喜歡的, 你要不要想想看是什麼?
然後問小孩想不想要變成老師喜歡的樣子?
如果小孩不想, 那就跟他說後果可能是什麼,
也沒什麼關係啊, 老師本來就有不同的喜好,
被老師, 或是被任何人喜歡, 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成長過程就是在學會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 堅持自己的立場, 不是嗎?"

仔細想想, 對呀, 其實老師也是人, 有不同的喜好,
對老師當然要有起碼的尊重, 就像對所有人一樣,
但是能不能做到讓老師喜歡, 好像, 也不是那麼重要不是嗎?
我聽了後有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似乎, 也對當年的壞有了一定程度的釋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o 的頭像
Jao

Jao312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