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煩躁的時候, 還是來寫寫可愛Mac的事情吧~

大家都說, 狗是沒有時間感的,
他們活在每一個當下, 不會憂愁過去, 也不會擔心未來,
所以總是真心擁抱每個ㄧ分一秒.

我一直以來也都這麼相信, 覺得Mac是沒有時間觀念的.
但是前陣子發生很神奇的事情, 讓我懷疑Mac是不是隱約具備理解時間的能力.

前陣子因為爸媽出國, Mac寄宿在新竹大堂哥家,
但是每個週五晚上, 妹妹都會從台北去接Mac, 然後週末帶他出去玩.
第一個星期五晚上, Mac見到妹妹時又驚訝又開心, 一直轉圈一直跳, 還輕聲嗚吼起來,
到了第二個星期五的晚上, Mac在聽到妹妹開車靠近大樓時, 就開始在門口一直期待地踱步和轉圈,
彷彿整個晚上都在細心聆聽, 等待著要和妹妹相見.
這樣的反應當然不能算是時間觀, 頂多說Mac身為獵犬的聽覺和嗅覺很靈敏,
即便身在八樓, 還是能辨識熟悉的車聲, 遠遠就知到妹妹要來接他了, 然後開始焦急期待.

神奇的事發生在第三個星期五晚上,
妹妹在要出發前打了電話給姪女, 告知即將前往接Mac,
沒想到姪女電話ㄧ掛下, Mac就彷彿知道自己要被接走似的,
立刻跑到門口, 開始小小聲低鳴, 焦急地轉圈踱步, 不肯休息地等待著妹妹出現.
大家都非常驚訝, Mac怎麽會知道那天是星期五, 是妹妹要去接他的日子呢?

有一個可能, 當然就是Mac很靈敏地聽到電話的另ㄧ頭是妹妹的聲音, 所以非常激動.
但是平常非星期五的日子妹妹也會打電話給姪女, 詢問Mac的情況,
Mac都沒有這麼激烈的期待反應, 因此我們都猜想Mac一定是意識到比聲音更多一層的信息.

另一個可能, 就是Mac意識到了某個pattern的不同, 進而推測出妹妹要去接他了.
而這個pattern可能是堂哥家週五的特殊作息, 或是特殊的行為,
但是據說在堂哥家星期五晚上, 就像週一到週四的晚上一樣,
沒有任何特殊或不同的作息, 於是Mac應該也不是因為這樣而推測出妹妹要去接他了.
(即便真的有什麼特殊的pattern, 那只能說Mac的觀察力和推理能力真的太好了,
觀察出我們都想不出來的微小細節, 並且迅速用它來標定"星期五")

再一個可能, 當然就是Mac據有某種tracking時間的能力,
或許他不據有"一個禮拜有七天", 或是"今天是星期五"這樣的觀念,
但是他約莫瞭解, 睡過五個晚上, 看到五次日出之後, 主人就會來接我了,
於是到了星期五晚上, 他就格外細心地觀察和聆聽.

會不會, 其實有一小部份的狗, 是具備理解時間的能力的呢?
如果Mac真的有理解時間的能力, 那又代表著什麼呢?
忽然有種能體會蘇東坡所說的"但願我兒愚且魯"的心情,
我私心地希望著, Mac此生只需當隻心靈自由 不受時間脅迫困惑的快樂狗狗就好.
或許他會因此無法期待我回家, 也無法知道當我離開時下次見面會是何時,
更不會知道我一年有365天都在等待著見到他,
但只要他在看到我的那10天之中的每個當下,
都能感受到溫暖, 知道那10天中的每個時刻我都是很喜歡很喜歡他的, 那就夠了.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20 Sun 2013 04:43
  • 雜想

雜想ㄧ

前陣子不知道什麼原因, 我滿臉長滿了小小痘子,
為了避免惡化, 我開始停止使用臉部防曬 (身體本來就沒有防曬),
敞開胸懷擁抱大自然陽光的洗禮.
但幾個禮拜下來, 我開始發現, 我臉的色階整個比脖子和身體黑紅了ㄧ大截,
每次照相, 頭都看起來像是key上去的一樣,
尤其是額頭, 更是整個印堂發黑啊,
然後我就忍不住開始觀察路人, 發現好多人, 尤其是看起來就沒在防曬的男生,
臉和身體的色階居然都一樣 !!! 這究竟是為甚麼?!?!
是說這些人身上的黑色素比較會自動均勻分配嗎?
還是說, 這些人的臉特別不會曬黑?
還是說這些人其實都偷偷在防曬? 但是再怎麽防曬臉還是很容易比較黑呀?
感覺應該要有人好好研究一下這個問題哪, 它好重要!

雜想二

有時候生活上遇到一些困難, 覺得問題的原點似乎太深長久遠,
很難在現階段有效地找到解決方法, 更不可能讓自己變成另一個模樣的人時,
腦海中就忍不住會浮現鄉民們老愛說的 "看來只能砍掉重練了".

然後就會開始想, 如果真的有一天, 人們真的有一次機會,
能在生命的某個階段, 按下"砍掉重練鍵",
然後一切就會回到default值, 人們都得以重新回到嬰兒時期, 走過一樣的人生階段和經歷,
唯一不同的, 是這次他們腦海中將儲存著希望改變的向面,
得以在人生不同階段修正這樣的偏差,
那麼, 大家都會在哪個階段按下這個砍掉重練鍵呢?
如果我們真的能有再次修正的機會, 我們是不是會變成更好的人呢?
這個世界是不是會更進步更好呢?

然後我想到了心理學上的同卵雙胞胎領養實驗.
許多被不同人家分別領養的同卵雙胞胎, 即便經歷了完全不同的成長歷程,
在長大後還是有著令人不可思議的相似度, 不論身高體重 髮型 個性 甚至職業.
也就是說, 很多我們現今的表現型, 不論是相貌或行為, 都早已在受精的那刻被寫在基因裡了,
再多的砍掉重來, 或許, 只是或許, 我們都逃不過所謂的"宿命", 那個我之所以為我的最基本組成.

這樣的想法讓我感到有些灰暗, 原來我們能改變的本質是如此微小,
但也讓我有些釋然, 連終極的"砍掉重練"都不一定能解決的就不要去解決它了吧.
於是我始終相信人是很難真正改變的,
太多違反本質的改變, 帶來的是不和諧和掙扎,
唯一能變的, 就只有處理事情的方法, 和妥協接受於不完美但還能接受的過程.

不過每次我問Jamie他覺得人生最美好的階段是哪個,
他都跟我說他覺得最美好的人生階段存在於未來, 尚未到來.
所以, 我想也是有那麼一群人, 是永遠不會選擇按下砍掉重練鍵的吧.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