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說,
"或許是因為investment bias,
某方面來說,
父母對自己子女的關懷, 似乎總大於對自己爸媽的."

Jamie說,
"也不是這麼說,
爸媽輩在成長的過程中, 和自己的爸媽有太多growth pain,
充滿了複雜而無法放手去愛的牽絆,
但是孫子輩不會看到這些, 他們不會知道祖父母的缺點,
他們看到的爸媽的爸媽,
都是包容的 慈祥的 給他們全部關愛的祖父母,
所以相對來說, 孫子輩在想起祖父母輩時心是更能柔軟 "

想想這麼說也沒錯,
所以將來我的孩子,
他們將看到我的缺點, 在愛我的同時對我有著複雜情感, 並且受到我的約束羈絆,
但同時他們也將代替我, 給予我父母近乎潔淨無暇 自由沒有邊際的愛.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不喜歡搬家,
打包 找新住處 種種過程中的繁瑣,
煩人是煩人, 但其實都是小事,
真正令我困擾的, 是隱約的害怕.

起初我都以為是害怕未知的一切,
但是後來才發現, 其實是害怕失去與過去美好的聯繫.
隱隱地覺得,
一但我搬離這個地方了,
就會忘記曾經存在這個房子裡的快樂,
一但我失去這個環境裡的cue,
那很多美好的回憶就會沒辦法被提取.

或許因為這樣,
我對新的事物和環境, 能擁有的最大情感就是好奇,
卻無法有佔有的渴望, 因為那些事物都還沒被賦予特殊的情感深度,
但是對於舊的事物和環境, 總是有著無法割捨的牽絆,
強烈地希望著他們一直留在我的身邊, 就算只是看著 聞著 摸著,
都是如此另人橫跨時空地滿足.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Jun 26 Wed 2013 03:14
  • 籃球

我喜歡籃球, 它是一項如此美麗的運動,
在整場48分鐘的過程中, 每個球員都需要給予隊友絕對的信賴,
完全不能鬆懈地, 以全隊利益為重.
這種近乎超現實的合作精神很令我著迷, 像在觀看著烏托邦的實現.

於是無關乎技巧 肌肉 或肉搏能力,
只要是球風越團結的球隊, 越能顧大局而無私的球員,
就越令我讚嘆.

上次Jamie告訴他的家人, 我在幫某支球隊加油, 因為他們代表某種精神象徵時,
他們都大笑了, 不太相信或理解這樣的說法.
其實我也有認知到這想法的怪異,
於是在大學之後, 就幾乎沒有告訴過別人我會看球了,
只是在安靜的夜晚, 會打開現場直撥的球賽自己熱血沸騰,
然後覺得籃球是個好美好美的運動!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以下原本是回應同學的文章的, 後來覺得想好好紀錄這個對話.

說到體制內長征, 我覺得這點我在jamie身上學習到很多.
他覺得如果你不滿意某個體制, 那就要試著去爭取和改變, 而不是被動地接受和等待.

例如說, 最近Ann Arbor downtown有一塊地,
被政府授權的"都市計畫局"規劃成大型商場和購物中心.
但在Jamie心中的理想, 這塊地應該要規劃成公園,
讓downtown的居民和工作者有休憩和放鬆的空間.
所以他就加入了一個爭取要把那塊地變成公園的民間團體,
開會討論策略 參與市政會議 上書市政府 和市議員溝通 爭取民間支持.

一開始我也會跟他說, "哎優, 你都這麼忙了, 為甚麼要搞這些有的沒的"
但後來我逐漸明白, 對他來說, 這是生活的目的和使命.
套用這篇文張的邏輯, "讓世界變得更好"一直是Jamie心中的志業, "寫程式"是他實踐志業的職業.
而爭取一個市中心的公園, 對他來說, 是同樣的 甚至更能符合志業, 所以他願意為此犧牲職業.

整個過程下來, 真的是"體制內的長征", 光是小小的Ann Arbor政府, 一切就無比緩慢和複雜.
但是從中我也深深體會, 人民是真的擁有力量的, 能慢慢改變政府的, 甚至是能讓改變世界的.

我也曾經抱怨, 這個世界總是自私殘暴的人才會成功, 善良的人都會被碾過去.
但Jamie就會覺得, 那要看你所定義的"成功"是甚麼, 那些人只是職業上的成功,
但是世界上很多人因為他們的存在而痛苦,
相較之下, 一個職業上不那麼精進, 但世界因他的存在而更快樂 溫暖 美好的人, 不是更成功嗎?
對他來說, 這個"讓世界變得更好"的志業, 也是可以且必須在生活中實踐的.

所以我也要勉勵自己在各種長征中記得自己的志業, 堅守知識份子的道德與良知,
勇敢地實踐, 相信, 讓世界變得更好!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