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4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很認真開發素食的主菜,
一方面是為了環保, 想要練習多吃食物鏈低層級的食物,
一方面是為了方便, 美國的各種肉都很臭, 處理起來挺麻煩的,
一方面是為了健康, 想說肉吃少一點對健康似乎是有好處的,
一方面是為了實驗, 想體驗看看吃很少肉是甚麼感覺.
最後的啓動因子, 應當是看到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的近照,
他吃全素後從中年大熊的體態, 變成了帥氣矯健的銀狐,
讓我更加好奇地開始了這個素食實驗.

通常早餐本來就是素的,
午餐配合Jamie的習慣和喜好, 會是三明治,
中間會夾幾片肉片, 所以是有肉的一餐,
晚餐的話, 一個禮拜大概會有4~5天左右吃素,
這就是努力開發的重點!

豆腐類的話, 我煮過紅燒豆腐 蔥燒豆腐 煎豆腐 茄汁豆腐義大利麵
豆子類的話就更多了,
湯類煮過: 番茄雜豆湯 扁豆湯(lentil soup) 洋蔥香料豆子清湯
假裝肉類的煮過: 扁豆做成的素肉捲(meat loaf)
西式主菜類煮過:美國南方菜紅豆飯(red beans and rice) 豆子墨西哥捲 古巴cheese黑豆拌飯
亞洲式主菜煮過: 麻油胡椒鹽豆子 咖哩豆子
其實有點技窮, 煮不出新菜色的感覺,
所以以上大概都吃過兩三輪 XD

整體的感想是-
1. 吃很少肉不會太難受, 只要豆類有吃夠, 也不會特別想吃肉
2. 很多天沒吃肉後再吃肉, 會覺得身體比較難消化肉類
3. 這樣飲食的缺點是, 吃豆類要吃很多, 才會得到和肉相同的蛋白質量,
但是豆類的纖維又很多, 要在一餐內吃下大量豆類, 然後再吃青菜其實很難,
這一點應該是最困擾我的. 多吃優格或豆漿, 是我目前能想到的唯一方法.

這個素食實驗應該會繼續進行下去,
也希望我能想出新菜, 以及找出更多又吃豆類又吃青菜的方法!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Jamie過去一年多在某種程度地進行"創業",
在間接參與的過程中, 我也得以體驗到另一個領域和世界.

一般公司都會有所謂'CEO'和'CTO'這樣的角色,
CEO負責的是瞭解市場 進而決定產品大方向 以及接觸投資者尋找資金,
而CTO比較像是技術層面上的執行 產品細節上的設計,
當然公司越小這些角色的分工會越模糊,
但是基本上來說,
CEO是站在大眾前代表公司和產品的那個人.
而CTO是坐在台下出力實際上完成產品的人.

我對這些事情的理解,
多少是用"從實驗室看世界"的方式,
每個實驗室的老闆, 其實就像是公司的CEO,
他們決定實驗室的方向, 努力申請經費, 找人來完成計畫,
而實驗室底下的研究生 博後 技術人員,
就呈現甚麼人經驗多 有實力就會變成CTO的狀態.

或許因為實驗室的經驗,
我對Jamie公司的CEO做事不夠有計畫, 常感到生氣.
(不過倒頭來關我屁事, 我只是一個太太, 一個旁觀者)
他非常有熱情, 花很多時間在認識相關人士, 建立人脈上,
相信只要等CTO把程式寫出來, 這些人脈就會派上用場.
但是他卻沒有花時間在真正調查市場, 決定產品走向, 甚至尋找資金上,
只在一開始聽信了某人"錯誤的"google keyword search使用方法,
以及自己的直覺和熱情, 就決定把整個公司的走向都賭在一條路上,
然後總是拿"程式有bug"來當成公司無法吸引使用者的原因.

我覺得他應該要像實驗室的老闆們學習,
多花一些時間瞭解這個市場,
有計劃地設計產品,
然後把產品包裝成使用者會喜歡的樣子.
就像實驗室的PI們總是得閱讀文獻,
設計實驗 (而且不能執著在一個實驗上, 做不出來總是要調整方向)
包裝結果(不管結果有沒有bug, 總要有個故事出來),
然後向外界申請經費.
在這個有search engine, 有各式各樣網路工具的年代,
其實這些都很容易做到的,
但是他總覺得這些事情不重要, 不然就是太technical.
(對, 他是一個連excel都覺得應該要由CTO來負責的人)

同樣的, 看著Jamie他們這兩人公司的運轉,
也讓我反思起一般實驗室的運作.

我想大部份實驗室的PI, 都是從比較類似CTO這樣的角色起家的,
經過研究生和博後的訓練, 大部份人都在技術層面有不錯的基礎,
但是在變成老闆轉接到CEO這個角色的過程, 卻又是另一個轉折.

有一部份人, 在變成實驗室老闆後, 就完全過渡到CEO了,
逐漸地和CTO這個技術層面遠離,
但是實驗室不會有另一個CTO來支持技術面呀!
於是研究生們就得更憑本事, 在缺乏內部支援的情況下自己想辦法把技術學起來,
當大部份時間都花在掙扎基本的技術面時, 能思考的時間就少了,
而對技術學習比較沒有天份的人, 也注定變成失敗者.
我想在這種情況下, 比較理想的狀態應該是,
老闆雇用原本就技術強大 樂於解決技術困難的一群人,
或是雇用某個技術強大的技術員來支援與傳承技術,
不然就是和外界建立某種技術上的合作, 在技術上真的被卡到時能進行諮詢.
而困難與錯估的發生,
通常是老闆會假設所有人都屬於'技術強大 能夠解決技術困難'這個類型,
於是不會有內部技術員的支持, 也不會有外部諮詢的選擇,
於是就呈現一個有CEO但沒有CTO的狀態.

另一部份的人, 在變成實驗室老闆後,
卻還是想當CTO, 無法接受自己要變成CEO這個的角色.
他們覺得跟隨市場走向 和設計包裝產品,
都不應該是學術界的本質, 是商人的手腕和謀略,
於是當他們的計畫經費或成果被拒絕時,
他們會覺得他們都不被世界理解, 只有'奸商政客'才會得勝.
理想的狀況來說, 這類型老闆,
應該要雇用非常有想法的學生, 能自己當CEO決定方向,
或是要和他們還能接受的'有商人頭腦'的研究者搭配.
而困難與錯估的發生,
是找來技術層面非常厲害, 但是想法還不很成熟的學生,
那就變成一屋子的技術強者, 然後只能做出冷門研究的情況.

我想最糟的極至, 就是既不是CEO又不是CTO的老闆,
光是申請經費和處理外務, 就花掉了他們大部份精力和時間,
所以學生要自己決定方向 又要自己搞定技術層面,
而這狀況也不是那麼稀有.
當然也有非常成功的超人老闆, 能當好CEO又能當好CTO,
套一句以前同事的話, "這種人是遙望而不可及的,
我們要認知到自己永遠不會變成那樣的超人"
而殘酷世界中的勝利, 就是屬於這樣的超人.

其實也不只是公司或實驗室,
我們每個人都要訓練自己同時當CEO也當CTO哪,
要有扎實的技能, 但是也要瞭解市場, 學會包裝和行銷自己.
而這一切, 也是我近幾年才比較理解與接受的概念.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ac是我家的獵犬, 14~15歲, 男生,
嚴格說來, 是家中除了我爸外的唯一男性,
或許是基於某種男生間的情誼,
爸爸很喜歡和Mac對話,
而且還不是"要不要出去玩?" "要不要吃蘋果?"這種姑婆等級的對話,
他們的對話, 都是富哲理的 有意義的.

前陣子Mac的前腳, 又開始因季節交換而開始過敏發癢,
他知道咬腳是不對的 會被罵的,
所以都不會在家人視線可及之處咬腳.
我們也以為他很乖, 都沒有咬腳,
但莫名地傷口都沒有變好.

真正原因, 是某天半夜, 妹妹爬起來上廁所偶然發現的.
當時她聽到房子某處, 怎麽傳來稀稀酥酥的聲響,
走近一看, 才發現Mac怎麽自己在黑暗中,
而且, 竟然正開心地在大咬腳特咬腳!

第二天晚上妹妹下班回家後, 立刻向爸爸告狀, 揭發Mac晚上偷咬腳的罪行.

於是, 爸爸就很認真地和Mac開始對話起來.
先是動之以情, 問他是不是很癢 很不舒服,
891807_10200845037117323_203147212_o

然後嚴厲地指責他, 這樣咬腳是不對的, 越咬會越癢,
892069_10200845037717338_197386184_o

最後充滿鼓勵地收尾! (Mac一臉心虛的樣子, 好像真的在認真反省)
882967_10200845038877367_1385644994_o

我覺得這樣的場面真是太可愛啦,
於是幫爸爸和Mac紀錄下來 :)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pr 16 Tue 2013 02:55
  • 貓一

我們家的後院, 是不歡迎貓的,
他們捕殺盡了各種鳥 花栗鼠 和屬於大自然的生物,
所以只要有貓出現, 我們都會去把貓趕走.

在某個下雪又極冷的天,
家裡後院又出現了一隻貓,
看著大雪紛飛 和他躲在陽台底下的可憐模樣,
我心軟了, 開了門讓他進來避寒,
沒想到他身上沒有晶片, 也找不到主人, 就這麼暫時住了下來.

那是一隻多了手指腳趾的虎斑花貓,
一歲, 公貓, 身上戴了個銀色小鈴鐺,
個性極為親近人, 從來都不會對人出爪,
甚至隨時都可以把他抓起來抱在懷裡, 帶上街買東西,
我也是後來才知道, 原來大部份貓是不給人這樣抱著的.
虎斑貓會跟前跟後, 喜歡躺我旁邊的椅子上, 睡到整個屁股都滑到椅子外,
也會和我到車道上鏟雪, 自己在一旁爬樹 攀牆 跳柵欄 當一隻貓,
然後一聲口哨, 他又會跑過來和我回家.

我知道他不屬於我, 所以不想給他取名字,
他一直都只是一隻"貓貓",
我是喜歡他的, 但是他只能是貓貓.

我想貓貓最美麗的時刻, 應當是每天早晨.
晚上貓貓是不准進到房間來的, 我從來不知道他半夜都在做甚麼,
但是每天早上起床一打開房門,
就會發現貓貓已經等在門口, 開心地往你靠近,
如果你去搔搔貓貓的肚子,
他就會滾倒在地上, 整隻奮力地前後伸展,
身上那一圈又一圈的黑色斑紋, 就會像彈簧那樣被拉開,
1/4圓弧地, 在早晨的陽光下散發耀眼的光澤.
"Stretch~ Stretch~" 我總覺得要幫貓貓喊個口號,
然後我會總會稱讚他, "你真是一隻美麗的貓貓!"

貓貓最可愛的時刻, 則是向我走來的那一刻,
起初我只是很好奇貓的柔軟度, 和垂直起跳落下的能力,
所以我會在樓梯上 扶手縫隙間 沙發下 和各種奇怪的角落呼喚貓貓,
貓貓發現了就會"喵"一聲, 然後像忍者一樣穿越障礙物向我走來,
甚至能完成從階梯扶手間 連續縮腰跳下跳上各半層樓 然後鑽過書桌向我走來,
每次看著像小豹般帥氣地向我走來的貓貓, 都忍不住覺得,
"啊, 貓貓你真是太可愛了, 霹靂貓應該要找你去拍才對呀!"

幾個禮拜後我們幫貓貓找到主人了,
然後意識到, 貓貓其實從來不是也不該是貓貓呀,
他是有名字的, 是屬於別人的.

因為貓貓, 我心底開始存在了一小塊以前不存在的柔軟角落,
屬於貓貓, 屬於貓.

應stardog的要求來張貓貓照吧~

在我旁邊睡到快掉下去的貓貓
IMAG0254

在我的位置上睡到不想起來
IMAG0252

尋找主人時用的貓貓檔案照
IMAG0256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一天, 我忘了和Jamie在說甚麼,
覺得委屈了, 就對著他說, "你幹嘛accused 我 ?!"
對話繼續進行著, 我又接續著說, "你剛剛明明就有attacked 我!"
"那妳剛剛為甚麼說我accused 妳?" Jamie說,
"好吧, 你attacked我, 還不是一樣, attack有比較好嗎?" 我說,
"有! 我沒有accused 你" Jamie說, "你明明就知道這兩個字不一樣."
事實上, 過了這麼久,
我還是不知道為甚麼他寧可當attack我的人, 而不是accuse我的人,
這兩者在我的認知中, 有著些微意義上的差別, 卻沒有太多實質上的優劣.

又有一天, 我們在討論某個時事話題,
我說, " you have never done the search."
Jamie接著說, "誰說我沒有, 我16歲有查過."
我說, "那也是20年前了呀, 世界都變了"
Jamie說, "但是妳說 I have never done it. 我有過, 有查過一次就是有"
我必須承認, 我當時心理的時空狀態,
比較像是可觸及 成人以後的時空內,
有點像中文會說的, "你又沒有查過, 怎麽知道是這樣"
沒有那麼精確地, 把腦中的時空概念從零歲開始延續到現今, 來符合have這個時態的要求.

"Remember, I have no soul in English!"
總是變成了我近乎自暴自棄卻又寫實的最後抵抗.

我英文絕對不是糟糕的, 在那個托福滿分300分的年代,
我努力地準備一天, 即考了>270分, 作文還是滿分,
(不過這也沒甚麼好說嘴, 和同時期去考的朋友,
大部份人也甚少準備, 然後大多考了比我高分)
但是我英文也絕對不是好的, 來美國七年多,
沒有一天我覺得自己能在英文的世界中貼近別人的 或自己的靈魂.

簡單地說,
英文的字句, 是表層的 是實用的 是冷冰冰的,
我能說話 能看電視 能瀏覽網頁, 但我懂得都只是它們想傳達的意思,
中文的字句, 是深入腦海的 是刻在心上的 是點滴紮入靈魂的,
每個字每句話, 除了表層的意義清晰無比, 我更彷彿能感受到底下的溫度和血脈流動.

"啊, 妳現在英文一定都沒問題了啦!" 每次回台灣我都會被問到這個問題,
"算是啦, 去了很久了." 這是我的標準答案, 假設對方問我的是生活對話.

我想每個人都是用自己的一些方法和人格特質, 在群落間與人產生交流的,
而我向來依賴的, 是去感受別人言語中的精確意義, 然後去瞭解 去談天,
於是少了語言精確度當媒介, 在英文的世界裡我真就像沒有了靈魂,
話聽起來就是話, 就像accuse和attack在我感受裡其實沒有差別,
同時我也很難明確地把感受到的 想說的, 用正確的方式回饋,
就這樣層層重沙綑住了我的靈魂, 別人看不透, 我也無法自由.

我常在想, 我在英文的世界裡這麼缺少靈魂,
應該也要得到一個殘障貼紙, 像貼在車上的那種,
在需要講話的場合, 我就要把它貼在身上,
這樣子即使跌倒了, 撞到了, 也會被賦予包容和原諒,
或許這樣子我才會有勇氣, 捲開身邊的紗,
用看似魯莽 粗俗 無禮的方式, 去慢慢地 如孩童般地,
縫接起我在英文世界裡的靈魂.

但在這種殘障貼紙被發明前,
我還是得吵更多架更勇猛, 更主動, 更積極,
不期待英文靈魂能擁有一樣的深度,
但期許至少要能當雙重人格, ㄧ個中文的 一個英文的.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前陣子美國有位白人高三女生,
在網路上放了一段抱怨自己擁有完美GPA和SAT(某種大學入學考試)分數,
卻被所有長春藤名校拒絕, 而深感受到歧視與不公平對待的影片.
他覺得, 她有這麼完美的分數而被拒絕,
一切只因位她不是少數族裔, 也沒有參加某種非洲救難隊和非洲小孩合照.

這個影片被熱烈的討論著, 女孩也因此受到新聞媒體的訪問,
部份人覺得女孩道出了美國的另一種不公平,
但更大部份人是覺得, 女孩根本沒有認清事實,
世界就是這麼競爭, 好學校 好工作本來就不是你成績好就會自動送上門.

我一邊看一邊想, 將來我真的會知道該怎麽幫我的小孩玩美國的遊戲規則嗎?
但Jamie反問我的是, 進入長春藤名校真的這麼重要嗎?

我覺得進入長春藤或同等的學校當然重要呀,
有了好學歷, 就業的市場就比較寬, 選擇也比較多.
(果然很有變成虎媽的天分)
但是Jamie覺得, 大部份長春藤都不值得呀,
那是給有一定身家和財力的小孩念的,
整體環境是在培養"有競爭力的人",
但不漸得會培養出"實踐自我的完整人格".

"某方面來說, 學歷真的那麼重要嗎?
在大學要真的學到甚麼很難吧,
重要的是真正瞭解自己的需求,
然後找到一個能滿足自己需求的方向,
這樣的過程, 是要自己去嘗試和發展,
不會因為你在長春藤就得到比較多的機會,
所以有沒有上長春藤也不是那麼重要,
甚至, 大學如果甚麼都沒學到, 那不如不要念,
它只是在阻礙你發展自己的才能和興趣,
然後加速自己和爸媽的破產! " Jamie說.

我想Jamie這番話, 是來自他自己的經驗,
他當初沒有申請幾間學校 (因為申請費太貴了, 也不值得為此負債),
甚至進入大學後,
大部份的時間他都沒有花在課業上,
他忙著幫各個雜誌刊物設計版面 寫稿,
幫競選團隊想宣傳的點子 和設計傳單,
然後開始幫人設計網頁 寫程式,
當他發現, 他兼了三份工作都還是付不起學費,
而且學校也已經不能滿足他的需求時,
他毅然決然輟學, 開始發展自己的職業.

"或許你很幸運, 賭對了一個正在起飛的領域(程式設計),
但是別的年輕人, 不漸得有這樣的好運!" 我說,
兩人相比之下, 我比Jamie多念了八年書, 多拿了四個學位,
但走到目前為止, Jamie是比我成功的 比我享受工作的 未來展望比我更好的,
或許這只是運氣好壞的差別?
"如果說, 你當年不是選擇當一個程式設計師,
又沒有好好把學位拿到, 你怎麼知道你現在不會為生活的基本開銷掙扎著?" 我繼續問,

"我知道我不會, 因為我有幾條路在選,
而這些事情我都喜歡, 也做得不錯, 外面的人也都願意付錢顧我幫忙,
如果我沒有變成工程師, 那我會嘗試當設計師, 或做宣傳企劃,
我知道我有能力在其中的一條路上有某種發揮." Jamie說,
"那如果有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歡甚麼呢?
我很多朋友都不知道, 甚至連我自己都不清楚" 我繼續問,
Jamie是不相信人會"沒有任何需求"的,
他從小就喜歡幫寵物蓋家 蓋玩具,
畫各種船艦的設計草圖, 然後建造"摔不壞的飛船",
拿家裡的枕頭 傢具, 搭設觀星台 太空艙,
自己畫卡通 拍卡通,
找堂妹們一起演戲 錄影 剪接,
他的需求就是不斷地"創造"和"建造", 心中才會充實.
然後Jamie花了很久, 說服我人都是有不同需求的,
也嘗試幫我瞭解我的需求是甚麼,
起初我一直覺得, 我真的沒有甚麼需求的呀,
甚至不喜歡購物 也不會主動追尋美食,
但Jamie一直叫我回想, 我每天生活都在幹嘛,
然後才發現, 我其實是在日常生活中, 用一些過渡的偏執和投入,
來滿足我自己原本都不甚明白的需求,
因為不瞭解, 所以當然也沒想真的探索過,
更沒有想過, 要怎麽具體的, 用有建設性的行動來滿足這樣的需求.

某方面來說, 在這個關於"需求"的層面上, 我想我是被說服了.
或許, 根據Jamie的分析, 美國人的教育和價值觀,
是真的比較鼓勵和賦予大家機會去探索自己的天性與天分的,
然後以此為出發點, 去用自己的方式, 走自己的路,
而不是反過來, 先鋪陳好幾條"成功的路",
然後讓大家依照自己的能力去對號入座,
他們相信, 應該是人去開路, 而不是路來約束人.

回到最原始的問題, 進入長春藤名校重要嗎?
我想我暫時還是脫離不了一般亞洲父母的心態,
會想要期許子女考好成績, 上好學校,
如果我的子女能申請上長春藤或相等的名校,
應該是賣腎也會想辦法讓他們去讀.
但是同時我也認同,
能瞭解自己 走出自己的路, 是更重要的,
如果在這樣的路上, 錯失的是進入名校的機會,
那我也要能坦然接受,
畢竟在我周遭, 也是充滿了地方性小學校出來的優秀同儕.
人生是一條漫長的路,
不會在拿到名校學位的那刻起, 就一帆風順,
在眾多挑戰和挫折中, 如果沒有本質上的滿足來支撐,
辛苦的程度 應該是更勝過努力擠入長春藤的窄門的.

一切, 都從那位女孩對長春藤名校的咆哮影片談起,
讓我對美國這個社會 和對自己, 都有了更深的瞭解.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MSN在 2013年4月八號正式熄燈,
旋轉著的小綠人, 和上線時的登登登響, 就這麼走入歷史,
將來的孩子們, 我未來的孩子們, 都不會有機會使用它,
於是從這天起MSN變成了某種特殊代號,
只有我這個年代人才會瞭解的祕密.

MSN曾經是重要的,
我總是就這麼掛在上面,
看著不同的家人朋友出現, 一排綠色的小人閃著,
就有種不論我身處何方, 總是被溫暖能量包圍著的慰藉.

大多數時候, MSN上的交談是短暫的 不連貫的,
隨口問問隔壁實驗室的同學要不要一起去樓下買個零食,
寫報告中間找在站上的同學發問求救,
抱怨生活的不順, 或是即刻闡釋生活心得,
都不是甚麼大事, 但很能滿足人們分享與被分享的需要.
回想起來, 那是一種很舒服的距離,
容許我們在能在生活的正常運種中, 彼此陪伴著 守護著,
沒有人需要即刻回應, 但是你知道他們在不久後就會收到訊息,
每個人都有選擇熱情投入的自由, 但是沒有興高采烈的義務,
可以擁有人群相伴, 卻不需要對高能量的喧譁感到遲疑,
MSN就像是一塊平靜而不給人壓力的園地.

在某些時候, MSN上的對話也是會超越生活瑣事的範疇,
那是一種介於言語和書寫文字間的溝通,
它擁有"即時"對話的特性,
能夠在你覺得最有感覺的時間和地點進行對話,
但因為是透過書寫的方式呈現,
對話內容會比較有頭緒 比較理性,
甚至是因為情緒上有了螢幕的屏障保護, 而能更加深刻和敞開心房.

我無法想像在陌生人或陌生指導教授的目光中走進陌生的實驗室,
只為了問同學要不要下樓買東西吃,
也無法想像在熱鬧高昂的環境, 或缺乏堆砌和試探的心情下,
忽然開口問朋友之前困擾他的事情得到解決了沒有,
而MSN就像是個盡責的傳話人,
細心地觀察適當時機, 建立起雙方或輕鬆或嚴肅的對談.
(怎麽越寫越有國共對談的氛圍, 建議雙方領導互加個MSN好了)

某方面來說, MSN就像舊時的台大籃球場或小小福那樣,
有著許許多多我大學和研究所時對於友情的回憶,
同時MSN也像家裡的餐桌那般,
讓我在我留學歲月裡仍能感受家人環繞的氛圍.

臉書出現後, 我很久沒用MSN了,
仔細回想, 似乎也就是從那時起, 我越來越少和同學閒扯亂談,
不知道消失的是學生時代時的情境和心情, 還是上MSN的習慣.
即便已經和MSN走遠, 知道MSN要走入歷史時還是有那麼些不捨,
"為甚麼和同學越來越少閒談"這個的問題終將永遠地無解,
又或許我從來就未曾真正地想要知道答案,
一切就像MSN 台大籃球場 師大夜市 小小福樹下慶生那樣,
知道了答案要如何呢, 是怎麽都想破頭也回不去了.

再見了, MSN,
請好好地繼續守護我們的後青春期,
我也會永遠珍惜你帶給我的回憶!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