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要甚麼 我要甚麼
為甚麼人都要存在這樣的社群關係裡
或許尼姑和尚解脫的最重要枷鎖
正是這淌你要甚麼我要甚麼 你為甚麼辜負我我甚麼達不到你期望的混水
於是他們先設定好自己在default中必然性的單獨存在
然後就再自然而不過地平等看待世間萬物
可是當自身和宇宙萬物結合的同時
對世界的關懷 不也就是自我關懷的放大嗎
另一種形勢的自我中心罷了

你要甚麼 我要甚麼
或許最容易的解答 是沒有自己 也沒有宇宙
一切物件都為了某種目的存在
目的和物件間 都有著強大的可換性
在無窮迴圈理不斷地奔跑改變著
於是最重要的時刻 永遠是現在
沒有了結束迴圈的最終定質
只需要在意某個當下物件和目的連結
沒有了我和宇宙的對立
只需要抽出我的某個微小部份敷衍迴圈中某個宇宙的浮光片影

你知道嗎 在這裡 你要甚麼我要甚麼像大便般沒有價值而必然的存在
人們無時不刻都把 I want you to..do you want me to...掛在嘴邊
喜不喜歡是屁 沒有人會說" I would like you to..." " would you like to..."
一種令人心寒的關係可不是嗎? 沒什麼需要依存的關係
哼 那就來吧
你不要告訴我你要甚麼 我也不想再說我要甚麼
你不要期望我去了解你要甚麼 而你也別來窺探我心中的需要
讓我們大家都一起來跑無窮迴圈吧
一切都會變得多麼輕鬆容易.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的一個合作計畫
很不幸對方實驗室派出一個懶惰人
我們約十點開始 他給我超過十點半才出現 然後去拿個東西 就十一點了
下午四點多 明明只勝一隻老鼠 再撐個半小時就結束了
可是他就不斷暗誓我 明天再繼續
我很堅定的說 明天setup加收東西的時間 都要一個多小時了 今天就做完吧
懶惰人也很堅定的說"可是我五點必須離開."

懶惰人昨天跟我說 他兩點會結束 我可以繼續用
我兩點半出現 他還在東摸西摸 搞到三點多才換我
(一般在我們實驗事 你sign up到兩點 拖到兩點十分都要覺得很抱歉了
我想說畢竟他是懶惰人 兩點半再出現給他多一點時間 他竟然還在摸)
換了我以後 又發現這裡壞那裡壞
重點是 他花了一個早上半個下午 只做了兩隻老鼠 我可是三隻老鼠要做ㄟ

每次我都要說服懶惰人按部就班 不要怕麻煩
還要cover懶惰人早上沒辦法早到 晚上沒辦法留下來的部份
然後看著懶惰人晚晚到 吃個午餐 就踏著夕陽餘暉離去
我一邊感歎怎麼有那麼舒服的人生 一邊擔心這個project會跑到2020年之類的

可是礙於我還不會對方的技術 現在還必須仰賴懶惰人
將來即便我學會了 要去做搶計畫爭authorship這種事又太煩
每天都覺得心很累 要配合一種很懶惰的步調 沒辦法完成該做的部份
然後要花時間 去說服一個人不要想偷吃步省略步驟
很多的步驟 就不是說看起來沒道理就不要做 常常他的道理是細微或是我們不清楚的
重點是我已經算是我們實驗是的懶惰人了ㄟ
你們也不是不認識我 我已經是個托拖拉拉人了
竟然還有機會在這裡感歎 世界上怎麼有這麼懶惰的研究生

對方的PI在走廊上問我 跑出這個實驗第一部份的關鍵是甚麼
(懶惰人跑不出來 所以才來找我們合作)
其實有太多小東西了 所以也不是說有什麼石破天驚的大關鍵
不過我事後想想 當時應該冷酷地微笑著說
"關鍵就是 請你的研究生不要那麼懶惰怕麻煩."

懶惰人其實是個性挺隨和開朗的人 只是 世界上怎麼會有那麼懶惰的研究生呢?

J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